江西风水师王林

江西萍乡气功大师王林地址

萍乡市芦溪县人

江西的王林大师现在在那里拜托了各位 谢谢

你要找的是气功大师王林吧。我和他一个地方的。他经常在家。

江西的王林现在哪呢?

在我国西藏、内蒙古等地区流行的一种宗教。公元7世纪密教传入西藏。也称为喇嘛教。自称“佛教”或“内道”。有人误以为藏传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而是佛教与西藏本地宗教“苯教”结合的产物,实则是彻底的误解。佛教之所以为佛教,在于其三藏经典与戒律,以及法脉的传承。藏传佛教所依据者是真实的三藏经典,而未经过其他宗教修改;藏传佛教的戒律体系即是真实的佛教体系,比丘、比丘尼、居士瑜伽士等戒律一应俱全;在法脉上,从释迦牟尼佛一直延续到今天,由清净证悟的大德传承代代相传至今。藏传佛教可以说是最完整地保存了整个佛教的形式与精髓,相反地,汉地佛教则依据本地风俗而舍弃了一些内容,例如汉地没有班智达这些概念,没有辩经等,这些都是佛教本身就具有的东西,又汉地佛教造像方面也偏重于姿态优美的佛菩萨形象,而对形象猛烈可怖的菩萨,则少有造像,而西藏佛教则不做如此厚此薄彼的对待。而苯教本身,属于外道,但也有相当数量的鬼神皈依这个宗教,也有很多护法神,莲花生大师在应藏王邀请,从印度来到藏地之后,降伏了这些苯教的鬼神,使之皈依佛教。现在一些佛教的大德,也因为一些特殊的用意,学习苯教的教法而成为苯教的上师,虽然如此,佛教仍旧是佛教,并未加入苯教的元素,但苯教却参杂越来越多的佛教元素。 藏传佛教有两层含义:一是指在藏族地区形成和经藏族地区传播并影响其他地区(如蒙古、锡金、不丹等地)的佛教;二是指用藏文、藏语传播的佛教,如蒙古、纳西、裕固、土族等民族即使有自己的语言或文字,但讲授、辩理、念诵和写作仍用藏语和藏文,故又称“藏语系佛教”。

为什么江西气功大师王林去世选择河边?

可能他认为在河边就是他最好的归宿。所以选择在河边。

王林自比斯诺登,赴港是为了躲避风头还是真的不愿再出山?

肯定是为了躲避风头,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肯定知道事情败露了。

王林的人物事件

王林的财富在短期内迅速膨胀,很快成为江西萍乡首富。芦溪当地一些做实业的老板起初并未看见王林做过什么,但他却很快暴富。这让他们对王林赚钱的方法表示怀疑。在熟悉王林的老板们看来:“不管你是暴发户,还是做实业,总得做点什么事才能发财。”而在一些老板多次打探后,王林甚至直接透露他曾倒卖过军火。尽管这个说法并不可靠,但仍然让王林周边的朋友深信不疑,“要不他怎么会那么富有”?其实梳理王林的暴富之路,不外乎发功治病、收拜师费、替人办事、倒卖房产和放高利贷这5个生财之道。企业家、江西省人大代表邹勇为拜王林为师,仅拜师费就花了500万,之后还被索要名车和黄金等。
利用师徒之谊,王林在2006年引荐邹勇找到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申请下一个货场,王林事后收受邹勇的礼金和劳务费共计1740万元。按照芦溪当地官方的说法,王林最早以港商身份以超低价收购的芦溪宾馆,转手卖给了房地产商,“在这中间赚了至少上千万”。多位熟悉王林的萍乡老板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王林的收入中,相当可观的一部分来自于放高利贷,其中包括开地下赌场放高利贷。 王林和芦溪县的普通人很少来往。他更多的是和官员、明星打交道。但他过年会给贫困户捐米、油、肉和鱼。民政局社会救助管理局副局长潘忠伍说,在他任上,王林已经坚持了10多年。多时(捐)几百万,少时也有几十万。“这算得上实实在在给老百姓做了事。”潘忠伍说。在王林家里,他找出那些贫困户的名单,拍得很响,“有钱人多了,谁能像我坚持这么多年?我不放高利贷,哪里来几千万给老百姓?”他多次提到自己的捐款数据,有时候说一年六七百万,有时候说一年上千万。除了每年的捐赠,王林还提起他捐给政府的建勋寺。“这个寺庙花了我1.3亿。”据李密说,寺庙花的钱没这么多。王林张罗了很多名流朋友,“他没花什么钱”。王林不这么认为。寺庙的功德碑上刻着王菲、李亚鹏等人的名字。王林说虽然有那么多人名,但更多的是他为了给朋友面子。 “钱基本上都是我出的”。他随手拍了下庙门口的石狮子,“你知道这多少钱吗?汉白玉的,200万。”慈善为他赢得了一些声誉。曾经认为他为人傲慢的人,经过这几年,也会说起,他每年坚持帮贫困户,不容易。
2015年1月18日,王林现身贵州,以企业家身份向铜仁印江县沙子坡芦塘村捐赠4万元。当地媒体报道,在2015年1月18日举办的中外华人新春联谊会上,来自法国、泰国等国以及中国香港的企业家们为贵州山区捐款11万元人民币,捐赠300件羽绒服,帮助安顺、铜仁等地的留守儿童及孤寡老人温暖过冬。王林以企业家身份单独向铜仁印江县沙子坡镇芦塘村捐款4万元。王林说,小时候是“苦儿子”,也见到很多老人老无所依,逢年过节只能闻别家的鱼肉香,没少心酸。他说至今已坚持捐款20多年了,最近几年每年都捐100卡车物资,希望让“最苦的人也能过好每一天”。 2013年8月5日,芦溪县县委常委、武功山管委会主任贾春辉向媒体澄清,该称号是武功山景区授予王林的,并非芦溪县县委授予。
早前芦溪县电视台新闻报道视频显示,武功山管委会曾经为王林举行授牌仪式,授予王林“武功山大师”称号,时任萍乡市政协主席、芦溪县县长、县政协主席、武功山管委会主任出席授牌仪式。该报道称,授予王林“武功山大师”称号,“感谢王林大师对武功山开发的支持,并希望王林大师一如既往地支持家乡武功山的开发,利用他的声誉,为武功山多做宣传。” 关于他治愈印度尼西亚第二任总统苏哈托的事,是议论他传奇最好的凭证。“治好总统能是假的?”
王林在芦溪的宅子叫王府,一幢五层别墅,带后花园。与县政府一墙之隔。别墅里,有两层专门放他和官员以及明星的合影。明星的合影多到王林懒得一一介绍。他更多地让人注意他和外国国家元首的合影。他与苏哈托的合影,以及所谓的苏哈托写给他的题词,时间是1994年,他熟练地背出题词“感谢上帝唤来了大师,治好了我和夫人的病,愿上帝赐福于大师”。这些合影看上去年代久远。看上去照片里也是苏哈托本人,旁观者很难辨出合影的真伪。
在他的《中国人》一书中,有关于苏哈托会见他的故事。大师拒绝吃苏哈托的米糕,总统周围的文武百官吓得拜倒在地,因为拒绝总统(皇帝)是要杀头的。这一段用来衬托王林的镇定自若、谈笑风生。
他手机里有张照片。是对着俄罗斯国防部长的后背发功的场景。他说这是前不久刚刚见过的。问国防部长是什么病。王林严肃起来,“这是机密,不要随便问。”王林常常说,“我治好的病人有5万”。话又不会说得太满,他说病也有治好的,也有治不好的,看缘分。他也不再提用气功治病,而是说用手法和草药。他的秘书雷帆提到大师的艰辛:用气功给脑瘤患者治病,因为太过用心,7个脑瘤侵入大师的脑子,闭关很久才把脑瘤治好。 《中国人》王林大师写真,这本书版权页上写着香港海洋国际出版社出版。版权页还写着,该书从2002年到2011年共出了3版,印刷了3次。书装潢精美,镶有金边。这本有367页的书除了王林几幅半身像,几乎都是合影。
写真以与高级别的官员合影为开端。有的合影是与官员相邻而坐,有的合影涉及四五个人,图说解释为在家设宴招待官员及其家眷。更多照片是王林手提“变出”的蛇,与官员合影。
从照片图说来看,和官员的合影时间都较久远,多出现在90年代。有一些官员已经去世。照片下面常常标有,“看望大师”“陪同大师”“结为好友”等字样。
合影涉及一些“治病”的情景。图说写着为某官员运气治病,替某官员诊断等字样。
书中还有多幅和外国高官(多为东南亚国家)、领导人的合影。相对国内高官,这些照片的图说常常会讲述一个小故事。类似于如何治好病,如何馈赠礼物等等。
与明星之间的合影则显得更加亲密。和赵薇的合影有十几张,年度跨度很大。从照片图说来看,照片里还有赵薇的孩子、家人等。
在和李湘的合影中,图说称“李湘是大师的私人秘书”。
“隔断时间他就会去香港印一批”,李密说王林不会将此书轻易送人,只有有身份的人才会送。
王林表示,该书成本是1800元,如今很难买到,“在网上能卖到16万一本”。 2013年7月26日,在媒体接连报道几天之后,位于芦溪县城人民西路上的“王府”显得异常安静,这是王林众多别墅中的一座,王府大门紧闭,只有两座金灿灿的石狮子守在门口。在大门口拍摄时一位男子走了过来,阻止记者的拍摄。随后这位男子回到王府,紧关大门。
与此同时,王林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不仅记者见不着他,平日一直在他身边为他工作的一些人也见不着他了。自媒体报道之后,曾经十分高调的王林就不见了踪影。那么这位自称身怀绝技的气功大师,平日里是如何修炼的呢?据知情人透露,他平时在家里从不练功。
王林的神功如何,他曾经的“关门弟子”邹勇称,2008年他拜王林为师,王林从深圳运来一辆劳斯莱斯,他说已经交了20万定金,马上要提车了,这辆车总共是760万,剩下余款要邹勇去交。邹勇问他,这个算借的还是算什么。王林说人家交一个多亿他都没教,这740万就算拜师费吧。
王林送给他一个莲花蒲垫,让他打坐,还有号称几代单传的秘笈,邹勇却什么都没练成。
邹勇表示,这样一本“万法归宗”不是罕见的秘笈,只不过是道教符咒书中有代表性的一本,在淘宝网买一本只需11元钱。邹勇找他去理论,王林说你跟我斗,不会有好结果,让你一个月全身腐烂死掉。而半年多过去了,邹勇没有任何反应。
王林的功法并不灵验,其他的本事又如何呢?除了变蛇等,更神的还有他四处炫耀治病救人的传奇。在王林通过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人——王林写真》一书中,记载了不少他妙手回春的“神奇故事”。
书中举例,王林治愈过辽宁沈阳千岩寺一位净光法师的肝癌,这个故事是真的吗?经查询,辽宁沈阳根本没有千岩寺,只是在锦州有一家青岩寺,净光法师更是无从考证。同样的谬误随处可见。书中说江西省兴国县南作乡邮电所陈棹彩之子,半身瘫痪,也被他治愈。事实上江西省兴国县根本就没有南作乡。 2013年7月30日,王林在位于香港金钟太古的一间宽敞明亮的时尚酒店接受了《纽约时报》的专访。王林表示自己当前不打算回到中国内地,因为他一直在这里躲避记者,同时也是为了躲避中国官员。王林对办案机关称,2010年,他在装修芦溪宾馆时,佘小年“提出拿出一笔钱支付我搞装修,方便我的朋友来这里玩,住得好一些”。
据佘小年本人供述,其是在2010年3月去萍乡市芦溪县找王林“消灾”的。回来后即打电话给某“中”字头特大建筑企业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要其汇款150万元给王林“修庙”。
王林称,2010年3月29日,他提供给佘小年的个人银行账号先后收到汇款两笔,一笔90万,一笔60万,“是从湖南的银行汇过来的,不是以佘小年的名字付的。”
据悉,是佘小年将该账户告诉了上述行贿公司,行贿公司又让两个下属施工队套取出资金后,分别汇给王林。 事件背景
上个世纪80年代末,王林以所谓气功绝技被传得神乎其神。邹某是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02年经人介绍与王林认识。邹某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2009年以500万元“拜师费”后成为王林“弟子”,陆续被王林索要近300万元的财物。王林此前表示没有接受别人的钱财,更没有利用气功作为敛财手段。王林借助微博等渠道发布消息称,邹某因房屋纠纷,事实上欠他3300万元,并经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要求邹某返还欠款。2013年7月30日,记者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旁听了这起房屋纠纷案的二审庭审,二审开庭原因为邹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由于双方纠纷,王林与邹某“师徒”开始了长达两年的利用媒体等手段互相揭发、举报的过程。王林与其“关门弟子”江西商人邹某的是非恩怨是“王林事件”的导火索。
事件经过
2015年7月9日11时许,邹勇独自驾驶一辆卡宴打算去洗脚,但在路上被不明身份男子将邹勇塞进一辆遮挡号牌的雷克萨斯SUV,此后邹勇失联。当地有关部门接警后部署警力调查,发现邹勇时,已被碎尸并抛尸鄱阳湖。尸体是通过DNA鉴定才最终确认是邹勇。
王林因涉及关门弟子邹勇被杀一案而被江西萍乡警方批捕。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出具的拘留通知书显示,警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条之规定,于7月15日凌晨5时,将涉嫌非法拘禁罪的王林刑事拘留,并羁押在萍乡市看守所。
在备受公众关注的江西王林案中,办理此案的民警钟某与王林前妻、情妇勾结,干扰办案,企图为王林开脱,并收受王林前妻、情妇贿赂。南方都市报记者刘某在跟踪采访此案中,涉嫌参与了上述活动。为依法公正办理此案,回应公众关切,目前相关案件已由公安部直接办理 。 2015年7月15日凌晨,王林在深圳被江西萍乡警方抓获,因涉嫌绑架杀人案。该案的被害者是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邹勇,曾为王林的关门弟子。
“气功大师”王林2013年7月被曝非法行医,江西萍乡市芦溪县称成立专项调查组进行彻查。时隔近2年,萍乡市卫计委表示,该市近两年来多次组织开展打击非法行医集中行动及专项整顿,未发现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 2015年8月20日,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经提请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对“7·10”非法拘禁案犯罪嫌疑人刘锋、朱理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犯罪嫌疑人王林、黄钰刚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执行逮捕。 此前,当地警方对外通报称,邹勇在7月9日被身份不明人员绑架后遇害,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王林所涉的罪名正是非法拘禁。2013年以来,因陆续被曝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涉嫌非法行医等,并与官员、明星等政商娱乐圈人士多有交集,王林本人以及他和邹勇之间的“恩怨”一直被社会关注。
2015年10月18日,公安机关透露,参与办案的江西当地民警钟某与王林前妻、情妇勾结,干扰办案,并收受王林前妻、情妇贿赂;《南方都市报》记者刘某在跟踪采访此案中,涉嫌参与了上述活动。案件已由中国公安部直接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