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易经的故事

求关于古代易经术数的故事,越多越丰富越好

在著名的相术家中,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唯有汉代享有盛名的相术家许负是女性,她与男性一样,在相术史上争辉日月,在理论上、实践上对相术都有重要的贡献。许负是河内温(今河南温县)人,因为史书没有专门给她列传,关于她的生卒年月、生平事迹不能有全面的了解,只是从《史记》、《汉书》里可以看到她的一些踪迹。
http://baike.baidu.com/view/991561.htm
许负的看相故事,最值得后人赞叹的是关于“从理之口”、“纵纹入口”的判断。据载,她给汉文帝的宠臣邓通看相后,指出邓“纵纹入口,当饿死”,以后不管文帝怎样赐以铜山,百般宠爱,邓通还是饿死了。许负相周亚夫,也是根据同一相理。据《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载:“……亚夫自未侯为河内史时,许负相之,日:‘君后三岁而侯。侯八岁为将相,持国秉,贵重矣,于人臣无两。其后九岁而君饿死。’亚夫笑日:‘臣之兄已代父侯矣,有如卒,子当代,亚夫何说侯乎?然既已贵如负言,又何说饿死?指示我。’许负指其口日:‘有从理入口,此饿死法也…’
口,嘴唇也。按照相理说法,嘴唇上有纹理,必须认真观察,如有纵纹,当是饿死的征兆,不管现在是怎样的富贵显赫手掌纹,都逃脱不了饿死的命运。《麻衣相法》云:“唇上纹多仔细观,青薄纹叫饥死名。”《神相铁关刀·相口秘诀》云:“纹理多而色润朱红手掌脱皮的原因,此乃水之旺格,而富贵福寿预可期也”,“纹多而子孙昌盛,过润而夸张,自图唇外,纹如绉理,财少而系多刑”手掌出汗,“总理纹,防饥饿”。嘴纹非常丰富,只有“纵纹理”、“薄纹川”、“总理纹”有饥饿之兆,许负的实践,为这种理论的创立打下了基础。
在封建社会手掌脱皮的原因,妇女往往待字闺中,或从妇德而娴女红,像许负这样的女性确实少见,因为看相,特别是成为著名相师,必定要抛头露面,广为游历,而且练就智警的观察力,非凡的El才,这对一个封建时代的妇女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许负能经常出入上层社会的史实来看,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一是许负不是一般的老妪,她与上层社会必有丝缕关系,也有可能是来自中下层,而最终生活在上层社会的女官;二是许负的相术在当时确是水平一流,人人叹服,否则不可能在上层社会混迹,更不可能在朝廷上指着皇帝的宠臣说
“纵纹入口,当饿死”。
许负除了看相实践,还在理论上总结相术的规律。敦煌遗书《相书》是现存最古的相书手掌出汗,据初步考证,此书是许负等12人集。《续修四库全书提要》云:敦煌本有是书残卷三。甲卷有自序,始躯貌第二,至脚掌文等三十;乙卷始头额第十八,亦至脚掌文第三十;丙卷始五官部第三,至相人面气色第三十五。按叙文后附一行云:身面诸文靥合三十六属,则似全书共有三十六节,合此三卷所残缺者仅第一与第三十六,则几为完书矣。如相眉、相鼻、相耳、相口、相额纹、相手掌纹、相脚掌纹诸说,为相家最重要之部;其相额纹、相手掌纹、相脚
足纹诸节,是书剖晰尤为详尽。盖是书在当时极为通行,故传本颇多,而文句亦稍异。”
由此可见,许负等人的这部《相书》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相术部位比较齐,眉、鼻、耳、口、额、手掌、脚掌等“为相家最重要之部”。从这点也可看出,相术的基本范围和格局在汉代许负等人的实践中已经基本形成,以后看相、相书的内容都是在这个基础上略有发展而已。二是“是书在当时极为通行”。这表明,许负在当时确是相术的一代名家。
另据《怀庆府志》记载,许负还著有《德器歌》、《五宫杂论》、《听声相形》诸种,郑樵《通志·艺文六》又载《许负相书》3卷、《许负金歌》1卷。这些著作大多已逸散,不复得观。不过,从书名来看,许负对相术的研究已经达到相当高深的地步,除了一般部位的相学见解,还注意“德器”与形貌的关系,这已经深入到相术的骨髓中去;通过一个人的说话声音来辨别他的形貌特点、性格命运,这也是相术的一个重要内容,但只有技艺精深的相术家才能做到这一点,这表明,许负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女相术大师。
据《史记.外戚世家》记载,许负曾相薄姬,云当生天子。后果应其言,高祖封其为鸣雌亭侯。

《易经》的有关历史故事?中国历史上和《易经》类似的古书有那些?

历史故事:西伯拘而演周易。
类似古籍:奇门遁甲。

有谁知道原易经的传说,要具体点的。

是源义经吧?
源义经,镰仓时代武将,1159—1189年在世。
平治元年(1159)发生“平治之乱”,平清盛取得京都政权,源义经之父源义朝战败逃亡,翌午1月4日在尾张被谋杀。接着,平清盛大肆搜捕源义朗的子女,妄图斩草除根。
义朝之妾常盘怀中抱着牛若(义经,一岁),手牵今若(七岁)和乙若(五岁),冒着寒风大雪潜逃。大雪落在斗笠上,狂风卷起她的衣袖;怀中的义经呱呱地哭着要吃奶;双手牵着的今若和乙若无力再走了,在号陶大哭。常盘在这家破人亡、饥寒交迫的情况下,为保存源氏的一脉血统,踩着积雪踉跄地在田野里拼命逃跑。她好不容易逃脱乎清盛的搜索网,来到大和宇多郡龙门,投靠伯父。但是后来老母被捕,逼她说出常盘的下落,常盘为母免于拷问,毅然向京都当局(六波罗)自首。
平清盛早就闻得常盘美貌,要想一睹庐山真面目,这次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大为中意,便忘记她是敌人之妄,要想纳她为妾并进行劝说。
为了三个孩子的性命,“即使肉体的节操交给仇人,内心的节操还是属于义朝的”,她这样想着便答应了。她向平清盛保证,三个孩子分别养育,长大后做和尚。
义经在母亲身边养到四岁,因其非凡的智慧使平清盛感到害怕。正好此时和常盘养的女儿廊出世,平清盛便说“和敌人的儿子一起抚养总觉不好”,将四岁的牛若(义经)送到山科的乡村。义经在山科养到七岁,常盘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将义经送到山城国鞍马山寺出家,但没有削发。常盘养了廊以后,好色的平清盛对他冷淡起来了,不到二年常盘被下赐给大藏卿藤原长成。
在鞍马山寺,义经白天用功读书,夜里到僧正谷跟大天狗学武艺,还跟鬼一法眼学“六韬三略”。一心想打倒乎氏为父报仇的义经,就这样勤学苦练一天天地度过,至16岁时他已成为一个文武双全的英俊青年。就在这一年(1174),义经受到黄金商人吉次的劝诱,3月3日离开鞍马山,在武土陵助重赖陪同下投奔奥州的藤原秀衡。
奥州藤原氏拥有陆奥、出羽两国,势力强大,当时是藤原氏第三代秀衡的治下。他为镇守府将军,东日本第一大豪族,奥州俨然成为一个独立王国。秀衡很赏识义经的才华,对他十分优待,在平泉自己的府第附近给他一所邸宅。义经在秀衡的庇护下迅速成长为一名杰出的武士,直到22岁的那一年(1180)才离开秀衡出征。
源义经的异母兄源赖朗(义朗的第三子),在父亲义朗被杀的时候还只有12岁。当初平清盛要杀他,清盛的继母池掸尼因他很像自己夭折的儿子家盛,请求饶命,总算免于一死,被流放到伊豆的短小岛,受到北条时政的监祝。治承四年(1880)8月17日,源赖朝奉以仁王讨伐平氏的命令,得到时政支援,纠合东国(关东诸国)的源氏家人在伊豆起兵。
9月,在平泉的义经闻得兄赖朝在伊豆起兵,立即响应出征,藤原秀衡曾加以劝阻,但不能打消火热的复仇决心。秀衡只得派佐藤继信、忠信兄弟随从保护,让他出征。
在奥州两勇士的保护下,义经到达骏河黄濑川的家,10月21日在这里会见兄赖朝。赖朝在富士川打败平维盛率领的乎家军后昨天(20日)刚到这里。兄弟两人一见面,赖朝就援引义家、义光兄弟的故事(“后三年之役”源义家同清原武衡、家衡开战时,义家之弟义光辞退兵卫尉的职务到奥州帮助兄打仗),激动得流泪。从此兄弟两人合力攻打平氏,誓为父报仇。乎氏被源义仲赶出京都以后,吸收西国(关西诸国)一带的武士,在摄津的一谷建设根据地,准备夺回京都,开始恢复昔日的势力。
1184年(元历1)1月20日,义经、范赖联军在近江的粟津打死源义仲,进入京都。同月26日又奉赖朝之命进军平氏的根据地——播磨的一谷。范赖的主力军从京都沿海岸进攻一谷,义经的辅佐军从京都绕过丹波,从后面进攻一谷。2月5日义经军发动夜袭,在丹波的三草山打败平资盛。接着2月7日早晨4点钟义经带领70多人翻过鹤岭,从背后袭击。在前后夹攻下,立即攻下一之谷。平氏在一之谷战败后,平宗盛挟持幼小的安德天皇逃往赞歧(香川县)的屋岛。
文治元年(1185)2月17日,义经领兵250人渡摄津的渡部津,次日到达阿波。19日上午8点攻打屋岛,平氏措手不及,放火烧毁屋岛,败走海上。战败的平氏军逃至长门彦岛,在平知盛指挥下继续抵抗。3月2日义经在坛浦(今山口县下关市)发动海战,最后全歼平氏军,八岁的安德天皇带着神望、宝剑投海,活捉平宗盛
父子(平清盛死后由平宗盛继承平氏事业),报了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史称“坛浦之战”源平两氏长期抗争的局面就此结束。
文治元年(1185)4月11日义经消灭平氏的消息传到镰仓,四天后(15日)源赖朝立即对家臣下达文件,凡不经许可擅自做官(指接受朝廷任命的官职)的,没收领地并处以斩罪。这是对义经的恐吓,因为义经曾接受朝廷的任命,担任左卫门少尉和检非违使。
赖朝根据福原景时从九州送来的假报告,知道义经以歼灭平氏的功劳自居,士兵都很怕他,而且在他下面的家臣犯一点小错误就要擅自严惩,不经赖朝批准。对赖朝来说,义经不过是自己手下的家臣,您意惩罚部下是侵犯自己的权力。还据说坛浦之战胜利后,义经进驻九州,夺取自己授予范赖的九州军政大权,发布军政命令。这些越权行为严重触犯武家法规,即使是兄弟也不能原谅。
4月29日赖朝给义经部下的田代信纲等下达密令,让他们与义经绝交。还给福原景时写了同样内容的信。义经知道这个消息十分惊楞,急忙送上誓无异心的效忠书。
5月15日义经带了乎宗盛父子凯旋回镰仓,但是赖朝只接受俘虏,不准义经进镰仓。在这样沉闷的空气下,翌日义经的仆人跟赖朝的妹婿一条能保的仆人发生了一起小冲突,赖朝认为这是义经的傲慢表现,心中更加恼怒。
实际上赖朝对其弟义经早就瞧不起了,轻视义经出身低微。赖朝认为自己的母亲是热田神宫大官司的姑娘,出身官家,又被父亲认作嫡子。而义经则母亲是杂仕(下级宫女),娘家无官位,所以不把义经看作自己的弟弟,而是看作家臣。如春和元年(1181)7月在鹤冈八幅宫的上梁仪式上为表彰木匠授与马的时候,让义经去牵马。在赖朝看来义经应受自己支配,不能超越家臣这一界限。但是由于义经战胜乎氏,名声大振,更加增强了赖朝嫉妒之心。
然而义经没有一点怨言,在相模的腰越写了著名的“腰越状” (藏于神奈川满福寺),将它送给公文所别当大江广元,想以最后的哀诉来表达自己对赖朝的忠心。其中说自己以甲胃为枕、弓箭为业的真正心意只是想平息先父亡灵的愤怒,实现夙,并无他意;担任朝廷所赐的官职不是为自己的利益,专为源氏的繁荣。
不管义经如何掏出心来表白,还是不能打动赖朝的心,不让他进镰仓。6月9日义经只好回京都。接着赖朝便收回了过去赐与义经的平家充公领地24处。
10月17日赖朝派土佐坊昌俊行刺义经,但没有成功。10月25日赖朝亲率大军讨伐义经,义经本想抵抗,但因大家害怕赖朝不敢帮助,只好离开京都逃往四国。不幸在大物浦遇大风,船只大部分沉没,义经及其叔父源行家等数人乘小船逃至和泉。此时义经一行只有爱妾静、武藏坊辩庆等五人。他们逃人吉野山中,后因搜捕日益紧急,给静许多金银让她回京都。义经则躲在奈良兴福寺,伺机逃往奥州。
文治三年(1187)2月,义经一路饱尝辛苦携带妻女逃至奥州,隐藏在藤原秀衡的地方。虽然朝廷两次下令责向秀衡,但他毫不介意。然而1187年10月29日秀衡病死,临终时留下遗言——后嗣泰衡和国衡要和睦,以义经为大将,兄弟合力讨伐赖朝。
秀衡的愿望落空,泰衡屈伏于赖朝的怀柔和威胁,最后于文治五年(1189)闰4月30日派兵攻打衣川的高馆。那天泰衡家的长崎太郎率领500多人杀到,开始了高馆大战。义经方面只有十多人,众寡不敌,家臣陆续战死。家臣辩庆身负重伤,到义经的地方作最后告别,然后回到战场壮烈牺牲。此时义经自知非死不可,走进持佛堂,左腋挟住妻子的头说:
“先我一步,让我们一起去冥府吧!”一面念着“南无阿弥陀佛”一面将妻子的头砍掉,然后杀死四岁的女儿,自己也切腹自杀。
义经切腹时用自幼不离身的6寸7分防卫刀“现代剑”,咬紧牙齿从左奶往下深深扎一刀,然后顺着切口往右拉三刀,将肠子抽出,吩咐点火烧高馆,最后断气。时年31岁。
《吾妻镜》文治五年条的记述比较简单:“人豫州持佛堂,先害妻(22岁)子(女,4岁),次自杀。”
义经的首级由泰衡的使者新田高平浸在酒中带到腰越,于6月13日检验,然后葬于藤泽(高座郡藤泽宿板户町白旗明神社)。
义经的爱妾静出现于《源平盛衰记》是坛浦之战胜利后凯旋回京都的时候(1185年4月24日),此时义经和静正过着甜密幸福的恋爱生活。同年11月3日义经逃出京都时静也在一起。大物浦遇风遭难以后,静和义经等一起在天王寺过夜。其后京都发布搜索义经的院宜(院政的命令)他们便逃人白雪茫茫的吉野山。后来义经感到带女人在雪地行走危险,就决定让她到其母矾禅尼的地方,给了她许多金银,派仆人护送出山。不料下山途中钱财被仆人抢去,静只得单身回到北白川的母亲身边。
不久静被当局(六波罗)传呼讯问,文治二年(1186)3月1日母女两人被送到镰仓。经过多次审问,静仍然说不知义经的去向,幕府无法获得线索。赖朝对此大为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静擅长跳白拍子舞(平安末期至镰仓时代流行的歌舞,由戴着直简形高乌馆子、佩着白鞘卷刀的女子一面唱“今样歌”一面跳舞),赖朝之妻北条政子及其长女大姬要她表演。静再三固辞无效,最后于4月8日在鹤冈八幅宫的若官堂献舞。
“吉野山岭踩白雪,行踪不明梦断肠……卑贱茎环(麻线团)反复绕,但愿昔日变今日……”静边唱边舞。
“住嘴!在我面前竟敢跳起恋慕谋反人义经的舞来,而且所谓‘但愿昔日变今日’就是希望我没落,义经重新得势。”赖朝大怒说。全靠政于出来劝解,总算免了一场大祸。
此时静已怀孕,赖朝命令若生男则弄死。政子和静都希望生女孩,这一年闰7月29日,静生了一个男孩,按命令弄死。由于政子的同情,9月16日静离开镰仓回京都。
回京都后,静日夜想念逃亡奥州平泉的义经。有一天她和侍女琴往来到下总田下边见村(今茨城县总和町下边见)的思想桥,听说爱人义经于文治五年(1189)4月在衣川的邸宅战败自杀,万分悲伤,在桥上徘徊哭泣。不久为悼念义经的亡灵,在当地的高柳寺削发为尼。同年9月15日病死,时年22岁。侍女琴柱将她葬于高
柳寺。
源义经死后,他的战功和人品得到京都贵族的赏识,他短暂的人生悲剧得到人们的同情。随着历史的推移,产生了许多关于他的传说和故事,以净琉璃、歌舞伎、幸若舞、谣曲等形式广泛流传于民间,受到大家的崇拜和歌颂,成了日本人典型的英雄人物。
由于大家对他的死寄以同情和不平,便出现了许多义经没有死的传说:当时义经将与自己面貌很相似的杉目太郎行信留在高馆当替身,自己则于1188年4月和辩庆等家臣逃到北方,渡海入北海道,再经由库页岛到大陆,最后成为成吉思汗。
北陆三县(石川、福井、富山)关于义经的传说和遗迹特别多是可以想象的,如果义经没有死,可能在这一带活动。北海道也有关于义经的传说,如《本朝通鉴》(1670年完成)说,或许义经在衣川之战没有死,逃往虾夷岛(北海道),留下其子孙。新井白石的《虾夷志》、水户藩的《大日本史》里都记载着义经到过虾夷岛的传说。
至于金国的始祖是义经,经及义经就是成吉思汗的这一些说法,完全出于日本侵略中国的需要,为侵略中国寻找根据。如明治时期曾为伊藤博文内阁的大臣末松谦澄,在其剑桥大学的毕业论文中汇集了义经即成吉思汗的说法,后来它作为《义经再兴记》出版。又如大正十一年(1922)出版了小谷部全一郎的《成吉思汗就是源义经》,当时就遭到正统史学家的批驳。战后,1958年在推理小说杂志《宝石》上连载了高木彬光的《成吉思汗的秘密》,它后来作为文库本出版。高木彬光的主要论据是,“成吉思汗”这个名字中有秘密,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取的。成吉思汗这个名字用日本式汉文来读可以读成“吉成思汗”,“汗”可以分解为“三点水”和“干”,即“水干”,而“水干”就是义经爱惬静所擅长的白拍子舞的衣裳。也就是说因“吉(吉野山)成”而想“水干”——因为在吉野山订立了山盟海誓,所以想念静,而静就是义经员喜欢的情人即白拍子舞女。高木彬光还认为义经和成吉思开出身年代几乎相同,而且衣川之战后约五年成吉思汗才开始活动,这不能说是偶然的一致。

与《周易》相关的小故事

周易 小故事
舜受禅让为天子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爻解: 此爻为乾卦第五爻,为龙飞跃到天上之象。以喻人事,则为人登九五之尊,或是事业到达极盛,若是其人为贤明的大人,则天下万民都会因此而获得其福泽。所以说,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舜受尧禅让登上天子之位,泽惠天下万民,正可说明此爻爻义。 故事: 舜在接受了各种考验以后,尧以自己年事已高,决定将自己的职权全部禅让给舜。 四岳和各位臣子都拥护尧的决定,庶民们听说后,都惋惜他们的圣君年事已高,不能再统领他们了;同时,庆幸又一位圣君将给他们带来新的幸福。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黄道吉日,尧在京城南郊举行了重大的禅让仪式。文武百官穆立两厢,观礼的庶民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 当尧神色庄严地把代表权力的皇杖交给舜,舜恭敬地接过权杖的一瞬之间,臣民们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舜接受尧的禅让后,开始代尧行使天子的权力。他并没有因自己有了天子的权力,而胡作非为。同以前一样,他尊敬四岳百官,凡有大事,总要虚心听取四岳百官的意见,他更加勤勉地为国工作,关心庶民的疾苦…… 没到一年的时间,舜就成为百官、万民打心里拥护的国君了。 舜能深受臣民的拥戴,还与他为民除害,消灭四凶有很大关系。 根据许多史籍的记载,那时有四大恶人,号称四凶: 一位叫共工,坏事干尽,门面装完,罪恶滔天,却迷惑了天下人民;一位叫驩兜,是共工的同伙,也是一个好行凶恶,满口仁义的坏蛋;一位叫三苗,是南方的一个诸侯,以贪残庶民而臭名昭著;一位叫鲧,本是颛须氏的后代,却不听从尧舜的命令,在臣民中影响极坏。 舜对四凶——进行了惩罚,“流共工于幽洲,放驩兜于崇山,杀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成服”。《尚书》、《孟子》都有这一记载。 舜就这样兢兢业业地一干就是二十八个年头,给天下万民带来了多少安定与幸福啊! 这时,尧终因年龄太高而去世了。百姓们思念尧的功劳,就像自己的父母亲去世了一样的悲伤,举国上下,一片痛哭之声。整整三个年头,没有一点喜庆之声,全部沉浸在悲哀之中。 舜为尧办完三年的丧事,就退出尧的宫殿,跑到黄河的南边,想将皇位留给尧的儿子。 可是,大臣们都跑到舜的地方来,百姓们也都唱歌颂扬舜的功绩,各国诸侯也来向舜朝觐。谁也不把尧的儿子当天子。 没有办法,舜在群臣百姓的拥戴下,只好正式登上了皇位。 人生启示: 此爻为“九五之尊”,喻人事则是舜为天子,或成就盛大事业之兆。此爻讲要能泽惠天下万民之利,才能飞龙在天。而在这之先,又经过由“潜龙”至“在渊”的艰难发展。可见,舜的成为“九五之尊”,或人们大业的实现,都要经过艰苦的努力,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才会达到。而要保持其已经取得的地位与成就,一定要惠泽万民。因此,那些只知道剥民、残民的家伙,虽可能一时尊贵富豪,但最终是绝没有好下场的。唯有利民为本,才能成就盛大事业,受到万民的拥戴。一个平凡的人,要受到人们的真诚尊敬,那更要“为人民服务”了。

中国历史上有哪些名人精通《易经》呀?

自己去百度下,可以建议您去看下易经中的《四柱预测真途》《六爻预测真途》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中国历史上有哪些名人精通《易经》

伏羲,周文王,孔子,陈抟,邵雍,周敦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