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和阴阳曾仕强

阴阳和五行有什么关系

两者内容和形式的关系。比如说,阴阳分四种情况:少阳,老阳,少阴,老阴,而少阳实际上就是木,老阳是火,少阴是金,老阴是水,阴阳相杂就是土。

阴阳、八卦、五行、易经之间的关系

这个提问,涉及到【分类】方法,举例来说,【一分为二】方法
1、阴阳,是一次的【一分为二】方法
2、八卦,是三次的【一分为二】方法
3、五行,是一次的【一分为五】方法
4、《易经》,是一种体系,包括【一分为二】方法、八卦等
至于哪个最先出现,一般来说最简单的是最先出现的,例如乾坤

都说阴阳五行,那么阴阳与五行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阴阳五行
阴阳,指世界上一切事物中都具有的两种既互相对立又互相联系的力量。从前面的 叙述中已经可以明白,阴阳本来就蕴含於气之中。一气流行,无极而太极,太极的动静产生阴阳,阴阳又推动著世界和其中每一事物的运动变化。五行,是用来概括世界上几类基本要素的范畴。它们以木火土金水命名,但并非仅仅指这些具体事物的本身,而是以它们为基本框架,或者说以之为思维模型,将一切现象分成基本的五大类。五行是世界的基要素 。
阴阳学说产生于夏朝,它是我国古代哲学的源流和基础。今天的唯物辩证法中的对立统一观点,与阴阳学说相一致。阴阳学说原理广泛应用于社会生活的每个领域,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应用。
阴阳包括五行,五行含有阴阳,宇宙间的一切事物,根据其属性,可分为两类,阴类和阳类。“阳类”具有刚健,向上,生发,展示,外向,伸展,明朗,积极,好动等特性:“阴类”具有柔弱,向下,收敛,隐蔽,内向,收缩,储蓄,消极,安静等特征。任何一个具体的事我都具有阴阳的两重性。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任何庞大的事物都逃不出阴阳的范畴,任何微小的事物又具有阴阳的两方面,阴阳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物极必反的现象就是阴阳转化的一种表现形式。
宇宙间的万事万物,根据其特征,可以系统的分成五大类“金”“木”“水”“火”“土”。这五类事物统称五行。金,木,水,火,土,并非指具体的五种单一的事物,而是对宇宙间万事万物的五种不同属性的抽象概括,应全面领会五行的真正内涵。
五行之间存在着相生相克的关系,生克是矛盾的两个方面,也就是阴阳的两个方面。相生相克是事物的普遍规律,是事物内部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生克是相对的,没有生,就无所谓克;没有克,也就无所谓生。有生无克,事物就会无休止的发展而走向极端,造成物极必反,由好变坏;有克无生,事物就会因被压制过分而丧元气走向衰败。
在生克这个对立与统一的矛盾中,无论是生的过分还是克的过分都会因对立而打破相对平衡或统一,事物就会向一方倾斜发展。为了维护相对平衡,生与克要相互牵制。当不能相互牵制时,平衡被打破,这时事物就会出现了新的变化。
五行相生、相克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
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
天干地支与阴阳
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阴天干:乙、丁、己、辛、癸
阳天干:甲、丙、戊、庚、壬
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阳地支:子、寅、辰、午、申、戌
阴地支:丑、卯、巳、未、酉、亥
阴阳五行
五行:金木水火土
五行四方:东方属木,南方属火,西方属金,北方属水,中央属土。
五行生克
五行相生: 金生水, 水生木, 木生火, 火生土, 土生金.
五行相克: 金克木, 木克土, 土克水, 水克火, 火克金.
五行生克制化宜忌:
金: 金旺得火, 方成器皿.
金能生水, 水多金沉; 强金得水, 方挫其锋.
金能克木, 木多金缺; 木弱逢金, 必为砍折.
金赖土生, 土多金埋; 土能生金, 金多土变.
火: 火旺得水, 方成相济.
火能生土, 土多火晦; 强火得土, 方止其焰.
火能克金, 金多火熄; 金弱遇火, 必见销熔.
火赖木生, 木多火炽; 木能生火, 火多木焚.
水: 水旺得土, 方成池沼.
水能生木, 木多水缩; 强水得木, 方泄其势.
水能克火, 火多水干; 火弱遇水, 必不熄灭.
水赖金生, 金多水浊; 金能生水, 水多金沉.
土: 土旺得水, 方能疏通.
土能生金, 金多土变; 强土得金, 方制其壅.
土能克水, 水多土流; 水弱逢土, 必为淤塞.
土赖火生, 火多土焦; 火能生土, 土多火晦.
木: 木旺得金, 方成栋梁.
木能生火, 火多木焚; 强木得火, 方化其顽.
木能克土, 土多木折; 土弱逢木, 必为倾陷.
木赖水生, 水多木漂; 水能生木, 木多水缩.

阴阳与五行的关系

中医里面就有很多道家的“无为”思想。比如人感冒了,中医是从调理身体开始,中医的认为是人的体质变弱,抵抗力不强,可以用药物来调理,增强人的免疫力,用人的自身的免疫力来杀灭感冒病毒。而西医就像儒家的“仁”,对于感冒病毒的出现,我们要用一个方法去消灭它,于是西药就像制度一样,直接对病毒进行剿灭。结果都一样,为何我要说“无为”的中医好呢?因为我一直相信,在自然进化中,我们进化出的这套几乎完美的免疫系统是和病毒的进化同步,所以我们才没有灭亡。中医顺应自然,依然利用上天赋予我们的能力去存活,如果调理后的免疫系统依然无法杀灭病毒,优胜劣汰的法则就必须让这个人死去来保证自然规律的执行。而西医是依靠目前强大的科技能压倒病毒的变异而救治人们,如果哪天人类的西医科技跟不上病毒的自然变异的时候,而人类的免疫系统也没有随之进化,那将是灭顶之灾。正是因为道家的这种“无为”,所以他们成为了隐士,他们更关注的是天地万物的规律,体会自然的大道,所以会存在一种世人不知道,但是他们可以做到的神奇的能力,这种方法和手段,可以说就是风水术。

曾仕强:《易经的奥秘》何为太极

易,有简单或是最根本的意思,也有易容(变换)的意思,可以解释为最根本的规律,反应宇宙最普通的规律,由于易经起初用来占卜跟星象,此时就有了卦象,后面就有了八卦,再后来
由于五行学说成立,又有了奇门遁甲术跟风水,听起来挺玄乎的,不过它是一门哲学,也是最客观的事物变化规律!!望你不要从迷信角度去看《易经》!看此书时结合老庄的著作一起看你会明白不少!!!
研究周易是要下功夫的,奇门风水方面请找大师教你!!!切莫不可用于迷信方面,否则害人害己

百家讲坛讲过哪些历史人物,朝代和历史事件

虽然这样的消极论调并非知难而退的理由,但确实道出了“孔子”这一题材的难度。在观影之前,我对这部电影持谨慎的乐观,信心来源有二:一是发哥的个人魅力,二是胡玫在古装正剧领域的稳定表现。我可以想象电影塑造出的孔子形象必定会招致很多人不满,我甚至可以想象影片会小心翼翼绕开雷区从而塑造出一个略显平庸的孔子。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

在一部名为《孔子》的电影中,我几乎没见到孔子的影子。

原因何在?很简单,孔子一生最重要的经历就是周游列国,而影片对这段经历的描写却极尽苍白。我们想知道:在周游列国的十四年间,孔子究竟游离了哪些地方,有怎样的具体经历。我们很早就知道他四处碰壁,现在更想知道他究竟为何碰壁,如何碰壁。在游历途中,他又如何与弟子们生活、相处,以何种方式教导弟子们何种思想,从而成就其教育家的地位……归根结底,我们想知道:孔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没有,统统没有。唯一着力表现的,就是“子见南子”那段。专门挑出史书中原本只言片语的这一小段大做文章,其动机一目了然。但我对此一则报以宽容,一则报以好奇:毕竟,如果能把这段演绎得不媚俗、合情理、有新意,也会十分出彩。——然而结果是:媚俗谈不上,庸俗逃不掉。且几无道理可言,牵强之极。

其实这一段在逻辑上大体是成立的,但缺乏充分铺垫,表现得仓促毛糙。比如大家议论不休的那句台词“世人也许能够领悟夫子的痛苦,但永远无法领悟夫子在痛苦中所达到的境界”,一下就把夫子弄哭了。——我大概能明白导演如此设计的逻辑、用意,但如果要让这句台词达到预期效果,我觉得需要预先解决以下问题:1.夫子如何痛苦;2.夫子在痛苦中达到了什么境界;3.这种境界如何不为人所理解;4.南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她能够理解夫子……但前面缺乏这种剧情的交代、感情的积累。夫子不像个痛苦中精神升华的夫子,南子也不像个心有戚戚能理解夫子的南子,这句台词所期待的那种一针见血、正中下怀、感情释放的效果也就并未表现出来。夫子之哭也就显得不合情理,南子死前对夫子的追忆更显得莫名其妙。

这同时也把影片前半段的问题带了出来:确实,乍一看前半段,貌似颇有些可圈可点处,差强人意。但当我们发现“世人也许能够领悟夫子的痛苦,但永远无法领悟夫子在痛苦中所达到的境界”这句台词完全达不到效果时,再反过来回味,大概就能明白影片前半段有怎样的结构性缺陷了。

然后呢?“宋司马桓魋欲杀孔子,拔其树”。作为一个文盲,我刚从百度百科里找到这句话,于是我才明白为什么电影里会有那么段莫名其妙的情节。这是一部处处“忠于史实”,几近刻意的电影,而这段情节就是例证之一。但如果都这样“忠实”下去,只怕电影还能不能称之为电影,都很难说了。

另外,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电影中连“宋司马桓魋欲杀孔子,拔其树”这种细节都不惜给了几分钟,却为何在堕三都中不见“诛少正卯”?难道这段公案不比“拔其树”更重要?诠释起来不比“子见南子”更有挑战、更能出彩?

然后呢?困于陈蔡?是啊,追求理想,四处碰壁,濒临绝境。回到两千年前那个夜晚,在孔子的精神世界里,他回想些什么?反思些什么?展望些什么?是继续保持乐观,还是陷入痛苦绝望?那一刻,理想和现实如何在中国最伟大的人身上冲突碰撞?……我们多么期待一场精彩的演绎啊!

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影片仅仅展示了肉体的痛苦,又一次完美的“忠于史实”:

捧着最后一碗马肉汤,孔子对子路曰:“你喝吧。”
子路曰:“不,我不饿,你喝。”
子曰:“好吧,我喝一口,你也喝一口吧。”

子又曰:“来,大家一人喝一口。”
颜回之死,我简直不想说了。我想导演如果躲在观众席中,当时想必心中狂呼:“感动了吧?你们感动了吧?你们怎么还不感动啊?”

导演,你有没有听说过“小小竹排江中游”啊?竹简掉到水里会沉底?就这样还想搏感动?你欺负我没文化咩?

就这样,影片前半段讲述孔子在鲁国从政的故事,还算点意思。而后半段孔子周游列国十四年,落在电影里是一片空白。仿佛孔子在那十四年里,并非主动谋取事业,追求理想,而只是被动的四处游荡逃窜,无所事事,碌碌无为。而且所到之处不是兵荒马乱就是冰天雪地,游荡都不找个好地方。脑子有病。

我本以为,孔子周游列国的十四年,是为实现政治理想而艰苦奔波的十四年。看了这部电影我才知道:原来这是碌碌无为,无聊透顶的十四年。于是这部电影可以改名为《孔子等待戈多》。

戈多来了!季孙斯眼看时日无多,终于幡然悔悟,让儿子请回孔子。孔子面对阔别多年的故国,对着城墙跪拜,潸然泪下:鲁国啊,生我养我的鲁国啊,我终于又回来了!

原来这才是孔子在外游荡多年的最终目的啊!当时我就震惊了:孔子的理想在哪呢?抱负在哪呢?追求在哪呢?

……孔子,在哪呢?

——当然了,在这部电影里,源于《论语》原文的台词接踵而至令人目不暇接,几乎可以成为“论语知识大测验”。王小丫:“请问在刚才这部电影中,一共出现了几处《论语》典故?它们分别是?”

大概导演觉得,这样寓教于乐,就算把“孔子”拍出来了吧。
另一篇:杨澜看完《孔子》说,如果从“失败者”的角色来理解孔子,就会更容易接近这个人物,有孔家后人急了:你侮辱了我们的先人,我们的圣人。孔家后人有很多,这些如此急切地维护祖先形象的应该是少数,但论调实在让人奇怪。而这种论调也不仅限于孔家的后人。有人指责《孔子》违背史实,类似的事情之前就屡见不鲜了,在我看来,这基本上跟蜡笔小新批评书店里不卖便当一样胡闹。而由于电影《孔子》没了孔子头上千百年来至高无上的圣人光环,又遭不少指责。当年《梅兰芳》和《叶问》上映,韩寒说拍这种电影,最好等主人公原型的后代都死了会好一点,其实当碰到《孔子》这样题材的电影的时候,从遭到的蜡笔小新式的指责来看,你会发现国人骨子里那种对权威的无条件尊崇的奴性幽灵始终绵延不绝。
孔子是个“失败者”这种说法其实很客气,因为之前有本《丧家狗:我读论语》,作者北大教授李零直言孔子是“丧家狗”,而这个说法也不是李零哗众取宠亵渎圣人发明的,而是孔子周游列国到郑国时的一次夫子自嘲。比起丧家狗这个说法,“失败者”三个字确实好听多了。其实所谓周游列国,就是“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了……流浪远方,流——浪——”,就是孔子在鲁国政治理想得不到实现,带领众弟子漫无目的的一次流浪。电影《孔子》把孔子自称丧家狗这段还原得很自然,是这个比较严肃认真的影片里比较出彩的地方。
孔子已过知天命之年,与鲁国政坛更善于权谋的季孙斯等权势相比,这个理想主义的知识分子天真了点儿,知其不可而为之,最终也是吃力不讨好,只好背井离乡在春秋列国之间流浪,当时孔子还不是后世那样的国际巨星级的圣人大腕,衣食尚不得周全,所以流浪过程肯定狼狈不堪,片中发哥的孔子造型到了周游列国时也是衣衫褴褛,但神情坚毅,在郑国一个村头的树林里讲学,被村民砍树驱逐,此时有人来问,您是不是孔丘?子曰何以得知啊,来人说刚在那边听说村头树林里有个老头,脸型和身材长得跟尧舜禹汤差不多,就是状态如同丧家之狗。子曰什么鸟盛鱼汤啊我就是个丧家狗。孔子本人应该远比后代所谓儒家弟子要有趣些的,后代多少表面道貌岸然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要么男盗女娼要么权术阴谋的所谓圣人门下,而圣人都是被他们来消费的,被他们做当了婊子之后的牌坊的,要是都照着后人想象那样顶着光环道貌岸然,那人生岂不是枯燥死了。
《孔子》选择周润发来演,当然有背后的商业考虑,但从影片本身来看,发哥除了演技精湛、态度认真,关键这个大明星身上有种难得的平民气质,所以在演孔子自称丧门狗这场不算重要的戏的时候,看起来亲切自然而有趣,堪称神来之笔。很多人觉得颜回之死很震撼感动,而那不过是从孔子最中意的弟子死掉的角度来刻画孔子的虚笔,也就是“侧面描写”,虽然这一笔着实非常出彩,煽情得恰到好处,而自称丧门狗这场戏,则是寥寥几笔,让孔子更加真实可感。
电影的情节是从孔子在鲁国为官开始,是孔子一生比较顺风顺水的时候,一系列的从政治到军事的作为可以看出这哥们确实有才干,胆识过人、政绩突出,被大老板鲁定公非常赏识,却因触犯了作为既得利益者的权势季孙斯的政治利益而被排挤驱逐。孔夫子这一点也被后世很多天真地相信儒家治国的知识分子天真地继承,中国历来的政治一向是一边打一边哄,一边用法家斗你一边用儒家哄你,学而优则仕这种说法一开始就是错的。孔子在一番政治作为之后终于成了悲剧,但这段在鲁国的戏因为符合剧情冲突的的要素,说白了就是有正派有反派,是和胡玫之前拍的宫廷斗争一脉相承的,胡玫拍起来也驾轻就熟,把当时很多名字拗口难记的人物拍成了活人。而到了出鲁国流浪的时候,没有了与孔子直接冲突的反面人物,剧情冲突并不激烈,如同很多媒体所说“后半段像散文”,其实从一个有理想却只能流浪的人物去理解的话,可以看出孔子辗转漂泊的背后,他的最大的敌人就是那个春秋乱世的时代。
这个电影拍的就是一个人和这个时代的一种对立,一种彼此不能接受和融合的悲剧。何况这不是简单的生不逢时,春秋战国时期中国的世态人心还是单纯一点的,不然不会有颜回等众弟子的倾心跟随,后世的中国人的政治和人心,总是越会发变坏,从胡玫导演的历史正剧《汉武大帝》和《雍正王朝》等都能看出来,儒家的政治思想历来只是当权者的用来装裱的纸而已。当一个人物传记的电影拍出人与时代的关系的时候,就走对路了,而《孔子》这样的电影,不仅面临着拍出人与时代关系的任务,还有更大的难关,就是孔子的圣人光环,对于这个光环,夫子自嘲丧家狗的记载就是一个破解的利器。编导的聪明之处不仅在于选择了一个破解光环的利器,还在某些关键之处与古人“精神往来”,很好地理解了古人,比如子见南子那场戏,原本我所担心的港式的过度戏说并未出现,而是点到即止,微言大义,也有几分《史记》中记载该绯闻事件的古朴诗意。周润发演出的那点微微动容,内心波澜未平,南子则风情款款,看起来有趣,都恰到好处,令人会心一笑,比《论语》中所说的孔子出来竖中指对天发誓“子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要有趣,并且可信。史料中的孔子多少有点教条的,这一点《孔子》在前半段也未避免,所幸前半段有故事支撑,说教之处尚可容忍。
电影《孔子》比我预料得要好很多,起初听说编剧是以《赤壁》雷倒众生的陈汗,期望值降低很多,不料在眼下中国拍历史正剧从未失手的胡玫的把握下,拍得严肃认真,编剧和导演,以及周润发等主演都把孔子从千百年的神坛上请了下来,让我们得以和这个千秋圣人面对面,感受他在那个年代的遭遇,和他天真的人生理想。《丧门狗》的作者李零说孔子其实是个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很理想主义化,而不为时代接受,所以失去了自己的精神家园,只能流浪,即使不周游列国,心灵也只能选择流浪,在我看来,《孔子》所拍出的一个不为时代接受而能坚持自己美好追求的孔子形象,远比那个不苟言笑的圣人形象要可信得多。胡玫多年以来以历史正剧为主业,此番执导这一历史人物电影,把握得如此稳妥得当,在剧本扎实的前提下,远比国内很多大导演能用影像语言去解读历史人物,这对于古装和历史题材丰富的中国电影来说,也有启发的意义。周润发的表演绝对是他新世纪以来最好的,远胜《卧虎藏龙》那个端着架子的大侠,周迅的一笑一颦间的灵动正符合了南子,奚仲文的美术做出了那个古中国的古朴美感。倒是发行方到底不能跳脱大片思维,一直强调的春秋战争大场面,都一闪而过,很多特效看起来难免粗陋。
有意思的是《孔子》这个电影也总是跟“去圣人化”“反权威”有关,从一开始周润发面对质疑反问“孔子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神”,到网上盛传的“下跪门”事件,这部关于一部分人的圣人的电影居然从内到外闪现着人性化、反权威化、去圣人化和说人话的“四化”精神光辉,我很欣慰啊。
至于遗憾,或者我所认为的不足,因为我所认为的孔子,很接近于王小波对他的评价:一个满口大实话的老天真,他的讲学处很像一个自由发言的俱乐部,很有趣,不见得能跟他学多少知识,但那种自由而有趣的气氛,令人向往。这个片子让我深化了孔子也是个杯具的概念,倒是除了自嘲丧家狗之外,孔子一直过于严肃,有趣之处不再有,尤其在鲁国从政的一段,对白中经常加入《论语》中的“子曰”名句,够生硬生涩的。而我最心仪者,则是孔子与几名弟子共坐,听他们述说各自的志向时,并没有赞同想为官为相的子路、冉有等人。唯有曾点说道:“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零,咏而归!”这种悠然自得的生活向往使孔子不由喟然叹道:“吾与点也!”这种浪漫令我向往不已,可惜片中未曾着墨。
《论语》也不过是孔子和门下弟子的聊天记录而已,孔子被神圣化、牌坊化了几千年,还他一个真实的面目,让老人家“重新做人”,来感动于他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与时代的不妥协,他理想主义者的流浪事迹,何况隐约还有春秋笔法微言大义的韵味,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当年《墨攻》被内地多指责导演“为什么要改编日本漫画?”可在用现代艺术手法将古典通俗化这件事上,中国人甚至连意识都没有,而日本漫画《墨攻》能用如此通俗的故事来让人了解墨家的思想,是很好的事情。只会说别人解读得不好,自己不去解读,只会把古人当牌坊然后在牌坊的阴影里手淫中国文化意淫全世界,这才是最可怕的。所以《孔子》的尝试已经值得击节赞赏。【已被《河北青年报》刊载,转载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