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大仙吃猴子

黄大仙的“黄大仙”的真面目

其实,“黄大仙”即黄鼬,也叫臭鼬,体长280-400毫米,雌性小于雄性1/2-1/3。头骨为狭长形,顶部较平。因为它周身棕黄或橙黄,所以动物学上称它为黄鼬。是小型的食肉动物。栖息于平原、沼泽、河谷、村庄、城市和山区等地带。夜行性,主要以啮齿类动物为食,偶尔也吃其他小型哺乳动物,每年3-4月发情交配。选择柴草垛下、堤岸洞穴、墓地、乱石堆、树洞等隐蔽处筑巢。雌兽妊娠期为33-37天。通常5月产仔,每胎产2-8仔。与很多鼬科动物一样,它们体内具有臭腺,可以排出臭气,在遇到威胁时,起到麻痹敌人的作用。主要以啮齿类动物为食,偶尔也吃其他小型哺乳动物,民间谚语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实际上黄鼬很少以鸡为食。黄鼬的皮毛适合制作水彩或油画的画笔,中国人称为狼毫。主要生活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地区、西藏、泰国等地,中国很多地区都有分布。 黄鼬体长28-40厘米,尾长12-25厘米,体重210-1200克。体形中等,身体细长。头细,颈较长。耳壳短而宽,稍突出于毛丛。尾长约为体长之半。冬季尾毛长而蓬松,夏秋毛绒稀薄,尾毛不散开。四肢较短,均具5趾,趾端爪尖锐,趾间有很小的皮膜。肛门腺发达。雄兽的阴茎骨基部膨大成结节状,端部呈钩状。
黄鼬的毛色从浅沙棕色到黄棕色,色泽较淡。毛绒相对较稀短,针毛长25一29毫米,绒毛长15一18毫米,针毛粗118一130微米。背毛略深;腹毛稍浅,四肢、尾与身体同色。鼻基部、前额及眼周浅褐色,略似面纹。鼻垫基部及上、下唇为白色,喉部及颈下常有白斑。但变异极大,即使同一地点,有些个体缺如。有的呈大形斑,有的从喉部延伸至胸部。
黄鼬的头骨为狭长形,顶部较平。鼻骨、上颌骨、额骨和顶骨完全愈合,不见骨缝。颧弓窄。听泡为长椭圆形。雄兽的矢状嵴和人字嵴明显,眶间宽较眶后突后之脑颅前端为宽。
牙齿的齿式为:3·1·3·1/3·1·3·2=34。上门齿成一横列,第二下门齿着生位置略靠后。犬齿长而直。上裂齿前缘内侧、下裂齿的后叶均有一明显小尖。上臼齿横列,内叶大于外叶。内叶中央小尖明显,外叶具二个小尖。 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08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ver 3.1——低危(LC)。
黄鼬大量捕食鼠类,是害鼠的天敌。
只要人不靠近它,对它构成威胁,它就不会对人造成伤害。 夜行性,尤其是清晨和黄昏活动频繁,有时也在白天活动。通常单独行动。善于奔走,能贴伏地面前进、钻越缝隙和洞穴,也能游泳、攀树和墙壁等。除繁殖期外,一般没有固定的巢穴。通常隐藏在柴草堆下、乱石堆、墙洞等处。嗅觉十分灵敏,但视觉较差。性情凶猛,常捕杀超过其食量的猎物。
黄鼬冬季常追随鼠类迁移而潜入村落附近,在石穴和树洞中筑窝。它们擅长攀援登高和下水游泳,也能高蹦低窜,在干沟的乱石堆里闪电般的追袭猎食对象。黄鼬的警觉性很高,时刻保持着高度戒备状态,要想对黄鼬出其不意的偷袭是很困难的。
一旦遭到狗或人的追击,在没有退路和无法逃脱时,黄鼬就会凶猛地对进犯者发起殊死的反攻,显得无畏而又十分凶猛。黄鼬及其家族的其他成员还有一种退敌的武器,那就是位于肛门两旁的一对黄豆形的臭腺,它们在奔逃的同时,能从臭腺中迸射出一股臭不可忍的分泌物。假如追敌被这种分泌物射中头部的话,就会引起中毒,轻者感到头晕目眩,恶心呕吐,甚至精神暂时性错乱,严重的还会倒地昏迷不醒。
黄鼬食性很杂,在野外以老鼠和野兔为主食,尽管野兔在短距离内跑得很快,但在长时间的高速追逐下,最后总会由于恐惧和力竭而被赶上咬断脖颈,做了黄鼬口下的牺牲品。也吃鸟卵及幼雏、鱼、蛙和昆虫;在住家附近,常在夜间偷袭家禽,首先吸食其血液,再吃内脏及躯体,性嗜吸血。以臭腺放出臭气自卫。据调查,每头黄鼬一夜之间可以捕食6~7只老鼠。

单口相声《黄大仙》

黄半仙
六月三伏好热天,
京东有个张家湾,
老两口儿院里头正吃饭,
来了个苍蝇讨人嫌。
这个苍蝇叼走一个饭米粒儿,
老头子一怒追到四川。
老婆儿家中等了仨月,
书没捎来信没传,
请了个算卦的先生算一算,
先生说:“按卦中断,伤财惹气赔盘缠。”
他这卦算得还真灵。其实啊,这个卦不但他算得灵,我也能算。那得分什么事啊,来一个老太太算卦。
“先生,您给我算一卦。”
“什么事啊?”
“我老头子走了仨月了,音信皆无,您说有什么危险没有啊?”
“啊,他干什么去啦?”
“嗯,追苍蝇去了!”
“追苍蝇去啦?!什么事啊?”
“苍蝇叼走一个饭米粒儿。”
那当然是伤财惹气赔盘缠。你追得回来追不回来,也得伤财惹气。这就是瞎掰。这算卦没有灵的。也有时候灵,他蒙事啊,算卦的他有一套办法,你往那儿一站,他一跟你说话,就让你信。怎么信服他呀?您瞧他这套办法。这个算卦讲究“要簧”,什么叫“要簧”啊?就是你来算卦呀,先不给你算,先套你的话,说行话就叫“要簧”。算卦的说话讲究“拍簧”、“诈簧”,明明没算出你这个事,他愣要诈你!对不对呢?哎,他也有办法。哪句话说不对,他能把它收回来。不是说了话收不回来吗?他能收回来。这叫“抽撤连环”。过去在天桥就有算卦的,这位往那儿一站,他就说了;“这位老兄当在家,这位当在外,这位应当做买卖。哎呀!这位老兄,你的‘印堂’发亮,财运昌旺,你今年五月节,应当有一笔财到手……”底下是仨字:对不对?可是这“对不对”他先不说,怎么不说啊?他怕说完了,人家告诉“不对”!那怎么办啊?他不说,他拉长声,“你今年五月节应当有一笔财到手……”他不往下说,他看着,察言观色。那位要是真有一笔财到手,他看得出来,那位要是没有,他也看得出来。那怎么看啊?他这办法叫“定睛则有,转睛则无”。你要是说对了,这个人当然一愣神儿;要是不对就该转眼珠(学转眼珠)琢磨了,那就是没有这回事儿。他瞧出来了!
“你今年五月节,应当有一笔财到手……”他看着你,瞧这位一转眼珠,他知道不对,赶紧往回收。他有话:
“……啊,对了,你应当五月节有一笔财到手啊,不过,让小人给你冲了,你还没到手对不对?”。
哎,这不是废话嘛!
“这位老兄,你的气色可不好,今年八月节应当遭一场官司……”
底下又是“对不对”,还不说,他瞧着那位,一看那位呀,也是转眼珠。
“啊,你应当遭一场官司啊,但是有贵人扶助,给拨置过去了,大概现在你还许不知道吧?”
甭说那位不知道,连他也不知道!他就要这么说。所以呀,算卦没真的。哎,也别说,有一个算卦的灵了,嗬,不但灵,而且还是卦卦灵。灵可是灵,这个事情,灵得那么可笑。怎么灵的呢?我说说您听听。不是现在的事情,在清代道光年间,有这么一回事。离着北京不远,几十里地,有这么一个村子,这村子里头住着一个种地的,这个人姓黄,小名儿哪,叫“蛤蟆”!那位说了:“这可新鲜,人有叫这小名儿的?哎,因为他这模样长得特别,两个小圆眼睛,翻鼻孔,大嘴岔儿,脸上有麻子,说黑不黑,说黄不黄,脸上透着那么绿。故此,这小名儿叫黄蛤蟆!您可别瞧这人相貌长得不怎么样,有能耐,能说会道,又能察言观色,念过几天书,没事儿就翻翻皇历,街坊邻居谁家要是娶媳妇儿,聘姑娘,或者是上梁动土,都来找他。干吗呀?他会看皇历,让他给择日子,他也乐意多管闲事。他要是说几句话呀,还真有人信他的,简直就拿他当了伏地圣人啦!您可别瞧他这么机灵,他老婆是个累赘。他老婆怎么啦?有病。什么病啊?这病根儿厉害,寒腿!两条寒腿,要是不犯病啊,还能跟着干点儿庄稼活儿,一犯病,下不了地。这病还是常犯,这寒腿病根儿什么时候犯呀?要是变天就得犯。阴天腿也疼,下雨腿也疼,要赶上阴天下雨他老婆一犯这病,他下地干完活回家还得做菜做饭。怎么哪?他老婆不能下地呀!日子长了,他是急不得,恼不得。他哪,也找着这么一个窍门儿,每逢他老婆一说腿疼,哎,明天就得阴天;如果疼得利害,那就是……下雨!他倒都有了防备。有这么一回呀,这天他老婆折腾一宿没睡,第二天老黄要下地干活去呀,天哪,晌晴白日,可是闷热,热得邪行。老黄啊,就把这蓑衣披上啦!披着蓑衣扛着锄头往外就走。他老婆一瞧: “老黄,疯了!挺好的天儿,你披蓑衣干吗呀?脱下来!”
老黄也不理她,还往外走。他老婆一瞧:“咦!怎么回事?让你脱下来!
他往前一迈步儿,那意思是要拽老黄一下,刚这么一迈步儿,“哎哟!”腿疼了。“哎哟……”蹲那儿啦。老黄回头一看乐了:
“嘿……我还披蓑衣干吗哪?你腿疼了不是?你闹了一宿啦!那不是今儿要下雨吗?我不披蓑衣怎么办哪!”
他老婆一听也乐了。他俩乐了不说呀,老黄一出门儿啊,街上的人,也都乐了。怎么哪?
“哎,二哥,这黄蛤蟆干吗呀?求雨哪?嘿,挺好的天儿,你披蓑衣干吗呀?脱下来!”
老黄理直气壮的:
“不脱,一会儿用得上!”
“干什么呀?一会儿有什么用啊?”
“有什么用啊,今儿这天儿有雨!”
他那意思呀,是他媳妇的腿疼了。大伙一听有雨,这不是胡来吗?万里无云,哪儿来的雨呀?不信他那套,就下地干活儿去了。这活儿干了有一个多钟头。哎!忽然间抬头一瞧,南边来了一块黑云彩,跟黑锅底似的就扑过来了,一会儿的工夫就铺严了,嘎啦一个雷,哗……瓢泼大雨。大伙儿就往家里跑,淋得跟小鸡子似的,你再瞧老黄,披着蓑衣,一步三摇,跟没事人儿似的。嘿!
“老黄,真有两下子呀!”
老黄爱吹大气:
“干吗有两下子呀?对了,我连阴天下雨再不知道,那更得了!”
他那意思哪?我媳妇腿疼,我能不知道吗?大伙一瞧,嗬,老黄真有能耐啊!又过了几天,这天清晨早起呀,阴天,天阴得特别沉,老黄刚要下地去干活儿,先问他老婆:
“怎么样,腿疼不疼?”
“不疼。”
“不疼,好嘞!”
扛起锄头,他出来一看哪,好,好些人都披着蓑衣。
“哎,老黄,回家拿蓑衣去!”
“拿那个干吗?怪费事的!”
“费事?你不拿一会儿挨淋!”
“挨什么淋哪?放心吧,今儿没雨。”
下地干活儿去了。大伙一听:没雨?天阴得这么沉会没雨?到地里刚锄了两垅地的工夫,再一看天哪,嘿,云消雾散,太阳也出来了。老黄哪,还说风凉话儿呢:
“怎么样,蓑衣都白拿了吧?告诉你们了,不听嘛,看,没雨吧。”
“老黄,嘿,怪了,那天我们都挨淋了,你披着蓑衣慢慢儿的往家里扭。嗯?今儿个我们都拿着蓑衣,都白带了,怎么意思哪?你怎么知道有雨没雨哪?”
“啊……”
他怎么好意思说,“我媳妇腿疼,我就明白了”。这怎么说呀?大伙再一问哪,他来劲儿啦:
“啊,我呀,诸葛亮马前神课算出来的。”
嗬,大伙一听,马前神课能算出来有雨没雨,太灵了!打这儿可好,大伙给他一嚷嚷,得了,先前哪,什么有个娶媳妇的,聘姑娘的,上梁动土,来找老黄,让他给看看皇历;后来一听说他会诸葛亮马前神课,好,谁家丢了东西也来找他。张家儿媳妇丢了个耳环,找他来了。
“大叔,我耳环子丢了,您这个马前神课算得挺灵,您给我算算!”
他怎么能好意思说:我不会,我就会算阴天下雨,还得我媳妇跟着我!他不好说呀!
“啊,给你算算。”
他假装疯魔一算:
“耳环子丢了是不是?嗯……没丢!”
“大叔,您说没丢,眼睁睁它就没了嘛。”
“没不了!告诉你回家找去,锅台旁边、水缸后头就找着啦,去吧!”
张家儿媳妇走了,到家一找,锅台旁边,哎,真把耳环子找着了。他这卦怎么灵的呀?老黄他有个琢磨劲儿,他心想:她是一个儿媳妇,儿媳妇每天得做菜做饭,得挑水,除了锅台旁边,就是围着水缸转。他就说这俩地方。嗯,到锅台旁边儿真给找着了。嗬!这一来呀,更嚷嚷动了。这一嚷嚷啊,有一天,李二嫂上他这儿来了。李二哥走了仨多月,音讯皆无,没来信。李二嫂来了:
“黄大哥,您看我们那口子走了仨多月了,也没来信,我怪不放心的,您说他得什么时候回来呀?”
“啊,算卦呀!”
“啊!”
“嗯,好”
装着掐手指头,他先不算,跟李二嫂说话。
“嘿,弟妹,你也真是的,有什么事儿你打发别人找我还不行吗?干吗非得自己来呀!你看你挺重的身子,怎么还出门呀!”
“啊……不要紧的,我刚九个月。”
“噢……嗯,算出来了!你男人啊,这个月不回来,也不来信了,下月准回来,去吧。”
嗬,下月准回来!结果怎么着?真没来信,到下月还真回来了。又灵了!这回他怎么灵的呢?
怎么灵的?老黄他有个琢磨劲儿。他一听说怀孕九个月了,哎,他想这个道理,这个女人怀孕哪,他男人心里有数,他知道!仨月不来信,那就是净等着到时候回来伺候月子人哪!哎,到下月还真回来了。打这儿可就了不得了,就给嚷嚷动了。不单嚷嚷他能掐会算,并且给他起了名,叫“黄半仙”。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村传镇,镇传县。传来传去,就传到北京了。
嘿!该着老黄发财。北京皇宫内院丢了东西啦!丢什么啦!道光皇上丢了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这夜明珠这么一丢啊,道光可急了。在清代,道光皇上是最小气的一个皇上,不但最小气,而且也是一个贪财如命的一个皇上。您算算吧,他那龙袍啊,都打着补丁!就这么小气。要是那么一颗夜明珠丢了,那还了得!马上把九门提督宣上殿来,大大地申斥了一顿,给三天限,找回夜明珠还则罢了,找不回来夜明珠,降级罚俸!
三天?五天也找不回来呀!怎么回事情?偷夜明珠这主儿不好逮呀!谁呀?宫里的太监大总管崔英监守自盗,您说这玩意哪儿找去?九门提督在宫外头找,当然是找不到啦!
三天找不着,上金殿,怎么着?降级罚俸。再等五天找不着,上金殿,降级罚俸。简断截说,一个半月没找着,坏了!一个半月没找着,这九门提督降级降得都跑到御马圈遛马去了!
这天道光皇上恼了,在金殿上大发雷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夜明珠丢了一月有余,文武百官若无其事,是怎么回事呀?莫非说,你们都想遛马去吗?”
大伙一听都害怕了:呼啦!跪下一大片,有一位侍郎那荣,往前跪趴半步:
“启奏我主万岁,奴才闻听人言,在前门外西河沿,有一个算卦的叫诸葛周,这个人不但算卦灵,并且会‘圆光’,其术如神,如果要把他找来,占算夜明珠的下落,定知分晓!”
皇上一听:“来呀!”叫大总管太监崔英,“去到前门外找诸葛周,进宫占算夜明珠的下落,找去!”
崔英一听,鼻子都给气歪了。怎么?夜明珠是他监守自盗。心说:这个侍郎老那荣你好好跪着不得了吗?你出这主意干吗呀?“其术如神”,灵!到这儿一算,算出来是我偷的,我怎么办哪?可是皇上传旨,他又不能不找,没办法,骑马找去吧!带着从人找去了。到了西河沿一打听,第一个门,路北那家儿,到跟前一瞅,好!门口有三棵白杉篙,绑着杨柳枝儿,贴着白条写着“恕报不周”。一问哪,诸葛周死了!嘿,崔英这个高兴啊!行啦,告诉皇上。皇上一听:
“死了,再找别人,找别的算卦的,灵的就行!”
“嗻。”
再找吧!又到了打磨厂里头,一看哪,有一家命馆门口挂着牌:“刘铁嘴”。
崔英下马进来了。
“你会算卦呀?”
刘铁嘴一看这派头儿……
“啊,我会算卦。”
“灵不灵啊?”
“您看我这名字不是贴着哪吗?‘刘铁嘴’,因为我是‘铁嘴钢牙’,我的卦是卦卦灵!”
“嗯,真灵吗?”
“啊,真灵!”
“那……回见吧!”
算卦的一瞧,这位大白天的撒呓症哪?告诉他灵啦,他“回见”啦,这是什么毛病啊!
他哪儿知道啊,崔英不敢找真灵的,你灵了,他脑袋搬家啦。
不行,再找别人。又找了一个,前门大街有个“孔明李”命馆,到那儿一问哪,也是灵!“回见吧!”他又出来了。
他一琢磨:不行!全灵啊,怎么办呢?嗅,对了,别找命馆,天桥找卦摊儿去。对!找卦摊儿一问:
“你这卦灵不灵啊?”
他也说灵。是卦摊都得说灵。不灵?说不灵谁还算哪,他吃什么呀?问了几个卦摊儿,都说灵,找哇,嗬,可着北京找了三天,北京城的卦摊儿都找遍了,连一个不灵的也没找着!这怎么办呢?第四天头儿上,心里一烦:城里头找遍了,城外头找去,对!带着从人骑着马,信马由缰出城了。走了几十里地,天儿也热,累得慌啊,来到了个村子。
“来来来,休息休息!”
下了马了,看树底下有个小孩儿,就问了:
“哎,你们这儿有算卦的没有?”
“有,就这个门儿!”
哎,就是黄半仙家的门儿,小孩这么一指。
“噢,好!”往里就走。
这天,老黄正在家里哪,在家干吗哪?正在那儿发愁哪。发什么愁啊?他媳妇又腿疼了,又要下雨。一会儿啊,他还得往屋里搬柴火,挪东西,麻烦!正这儿烦着哪,这么个工夫,哎,太监大总管崔英进来了。
“你会算卦呀?”
老黄一听:
“啊……我……我会……”
“灵不灵啊?”
这位问灵不灵,还挺大的声儿。老黄一瞧他这派头儿,心说:我这卦,哪儿灵去呀?干脆,说实话吧!
“我这卦……唉……我这卦……唉……不灵。”
“嗯?嘿!找了半天,敢情在这儿哪!好好好,哎呀,不灵?真不灵吗?”
“唉……真不灵!”
“嗬,行了,行了,赶紧跟我走!”
“跟您上哪儿去呀?”
“进北京,皇上的夜明珠丢了,你给算算去!”
老黄一听:怎么着?给皇上算卦。这不是胡来吗?甭说算得不灵,说错了一个字儿——掉头之罪,那哪儿行啊。赶紧说:
“……这位老爷……您……没听明白,我算的卦呀,它不灵!”
“废话,灵了还不找你哪!走走走!”
“老爷……我这卦……不灵!”
“不灵也没关系,咱家告诉你,即便不灵,有咱家在旁边儿给你多说两句好话,给俩钱儿轰走完了,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要是不去的话,就是抗旨不遵,午门外开刀问斩!”
“唉,别价!”
一想:不去当时就死啊,要是去了不灵,还许给俩钱儿,轰出来……
“嗯,……我……我去行吗?”
“别费话!不去就是抗旨不遵,快走!”死乞白赖让快走。
“唉……我走,我走……你好好在家里看家吧。”
“哟,你瞧瞧这……这不是倒霉了嘛,我这腿还疼,你看,你现在就走?
“啊,没法子,不走?抗旨不遵哪,你现在腿还疼,噢,对了,我拿着蓑衣!”
崔英一瞧:
“啰嗦!挺好的天儿,你拿蓑衣干吗呀?”
“嗯?……不是,您甭管了,用得上,今儿有雨!”
他是想,他媳妇腿疼,今儿就有雨。崔英哪,也没怎么注意。
“啊,走吧!”
把他带到北京,安排到馆驿里头住下。老黄啊,吃也吃不下去,睡也睡不着,心里烦哪!
“这玩意儿,怎么算哪?”
到半夜里头,好,哗……瓢泼大雨下起来了。老黄一想:雨是下了,甭问哪,我老婆在家里正那儿腿疼哪,唉,我还让大官儿给抓来了。就这位老爷,真要命,我说不灵啊,非让我来不可;他说了,给俩钱儿轰出去,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呀?给皇上算卦,我怎么算啊?嗯,丢夜明珠,让我找夜明珠,我哪儿去找哇?嗯,你要是算个阴天下雨,我还能算出来——那也不好算哪!还得把我媳妇接来——这玩意儿找夜明珠,我怎么给算哪?明儿给皇上算,我让他哪儿找去呀?锅台旁边?水缸后头?那皇宫里头有水缸吗?这不是要命嘛!
心里头烦哪,可又恨,恨谁哪?恨偷珠子这贼,他心里恨哪,坐那儿着急,嘴里头可就叨念出来了:
“这贼也不对呀,嗯,你偷谁偷不了啊,干吗单偷皇上啊?如果要是知道是你偷的,你活得了吗?再说,这位老爷也不对呀,我说我的卦不灵,我不来不就完了啦,你这死乞白赖地催我来,催,催,我来了,你活得了吗?”
他那意思是你把我催来了,我来了,我要是算得不灵,你活得了吗?我要是算得不灵,你有失职之罪,你也活不了。他心里是这意思,指着外头:
“我来了,你活得了吗?”
得,这句话,隔墙有耳,有人听见了。谁呀?大总管崔英。他干吗来了?哎,他把老黄安排到馆驿呀,他回府了,摆上饭,吃饭喝酒,心里高兴:哎,行了,明儿给皇上一算卦,算不出来,把他杀了,没我的事。嘿,这珠子呀,我这辈子也犯不了案了!哎,行,看他那模样,就不象有能耐的相儿,有能耐的能那模样吗?高兴!
正这儿高兴着哪,哗……外头下起雨来了,这一下雨,他心里一机灵,推门一瞧,瓢泼大雨。
嗯?不对,他算的卦不灵?不灵他披蓑衣干吗呀?他怎么告诉今儿有雨啊?哎呀,别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吧?嘴是说不灵,明儿到金銮宝殿上一算,灵了,一指:偷珠子的就是他!得,我完了!哎,这可受不了,不……得听听消息去!
这么着,他来了,来到这儿也不让人通禀,自己就悄悄地来到黄半仙的屋门外头,刚往那儿一站,正听里头说。他来的这时候,头两句说过去了,里头正说这句哪:
“催,催!我来了,你活的了吗?”
他还指着外头。崔英一听:啊?“催,催,我来了”,他来了;“你活得了吗”?我……我是活不了啊!这玩意儿他算出来是我啦!哎呀,他……这个……
你倒是再听听啊,他也没往下听,一害怕,推门进来,咕嘚儿就给跪下啦:
“哎……这个……半仙饶命,半仙饶命!’”
老黄吓了一跳,一看大总管跪在这儿啦,一听“半仙饶命,半仙饶命”,老黄他能察言观色,一看这大总管浑身直哆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能够沉得住气:
“哎,甭害怕,甭害怕,起来说,起来说,什么事啊,你?”
“啊……哎哟,半仙饶命,您这卦算得真灵,您来了,我……我是活不了啦,我知道您算得对,这珠子不错是我偷的,是我偷的,您救救命吧。”
老黄一听:嗅!这么回事呀!老黄也真能装模作样,沉得住气:
“嘿……哎呀,是你偷的!哼,早就算出是你偷的啦!不但算出珠子是你偷的,而且我还算出来,你把珠子藏在什么地方了。”
拿话诈,崔英一听啊,哟,都算出……心里头也一愣,能算出来?那我让他说说。
“啊,是……半仙,您算出来了,那么您算出我把珠子藏在哪儿啦?”
这要是搁在别人身上,一问这句,准得问趴下,老黄啊,能说会道,老黄一听:
“嗯,算出来了。哈……我说你那珠子藏哪儿啦,我说?我说是说,现在不说,明儿见皇上一块儿说!”
“哎……别价!您怎么不在这儿说呀?”
“我在这儿跟你说什么呀,我说‘我算出来了,我知道你藏在哪儿啦’?我不说,让你自己说,我看你敢跟我说瞎话不敢。”
嘿!
“哎呀……半仙饶命您哪,我不敢说瞎话,我那珠子,就埋在御花园的芭蕉树底下啦!”
“啊,这还罢了。我算着也是在那儿埋着嘛!”
他多咱算来着?!
“你起来吧。”
“是,半仙,您……干吗半仙哪,简直您就是活神仙啦,您算得真对,明天求您在见皇上的时候,别说是我偷的,我……送您五百两银子。”
老黄一听,一冷笑:“哈……
他那意思哪,嘿,这家伙不打自招了!可是他这一冷笑啊,崔英不知道他为什么事呀,以为他嫌少呢。
“啊……懊,五百两不行啊,我给您一千。”
又加五百!
“噢,好了,好了,你起来吧。明天我给皇上算卦的时候呀,替你瞒着点儿就是了。”
算什么啊?卦还没算哪,先收一千两银子的卦礼了,他倒闹着了。行啦!
到了第二天,崔英引他上朝见皇上,皇上还挺高兴,平身赐座,让他掐算夜明珠的下落,老黄怎么算哪?虽然崔英都说了,可也得装模作样的来来呀!心想:得掐掐诀,念念咒。嗯,掐诀(学手势),念咒怎么念哪?他也不会,想起什么念什么:“一二三,二二三,七八九十念真言……”
文武百官一听,怎么着?要变戏法呀!这是什么咒啊?
“按照卦中来判断,夜明珠现在御花园。”皇上一听:“来,摆驾御花园!”
摆驾御花园啦。到御花园里头,皇上说了:“哎,黄仙师,寡人的御花园如此宽阔,夜明珠究竟在何处啊?”
“啊,我再给您占算占算。”(学掐诀手势,念咒)
“半仙本姓黄,今日见君王,夜明珠在何处?啊……这芭蕉树下藏!”
他真能装模作样的!皇上一听:
“好,刨!”
锹镐齐下。
“哎,轻着点儿,不要伤了国宝!”
嗬,装模作样的。本来崔英把这珠子埋得也不深,设刨两下,刨出来了,由小太监擦干净了,递给皇上啦,皇上一瞧,太高兴了。
“哎呀,黄半仙,真是黄仙师,这卦太灵了。哎,黄仙师,你算一算寡人的夜明珠究竟被何人所盗?是何人所埋?”
这是谁偷的,谁埋的?
老黄啊,没防备问这句啊,抽冷子一问,一扬头,瞧了崔英一眼。崔英啊,心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呀?往下一听还好。
“啊……啊……万岁,夜明珠乃是奇珍异宝,日久年深,受了日精月华,这是它自己溜达出来啦!”
皇上一听,想啊:我听说“纸站八百年自焚。”纸尚且如此,更何况这夜明珠呢?
“嗯,言之有理!”
您瞧这份儿昏君当的,他还认为言之有理呢!那夜明珠自己会溜达过去?!
回到金銮宝殿。
“黄仙师,算得真灵,来呀,赏给黄仙师……两碟萨其玛!”那么一颗大宝珠找着了,就给两碟萨其玛,您就知道他这人小气不小气啦!
给完两碟萨其玛也不让他走,留他在宫里头住几天。
那位问了,皇上把珠子找着了,他还留一个算卦的在宫里干吗用啊?
道光皇上有他的想法,他心里琢磨:我这夜明珠丢了一个多月,音讯皆无,找不着!嘿!黄半仙一来他就算出来在什么地方,这卦太灵了!不能让他走,我再试验试验他,如果他每一卦都算得这么灵,那就封他在朝为官。封他在朝为官于我有好处啊!谁再做了什么事也瞒不了我啦!他就给我算出来了!哎,因为这样儿就不让他走。
可是老黄心可烦了,老黄心里琢磨着:这不是没影儿的事吗?把我留下来,我……我在这儿干吗呀?伴君如伴虎啊!真要了命了,我知道他哪时候有什么事呀!
挺烦,一心里琢磨:明儿我得想主意跟他说:我回家。对!想个抽身之计。一赶到第二天早朝,崔英领着黄半仙上朝,奏事处太监那儿喊;
“圣上传旨,宣黄仙师随旨上殿!”
头一个就是他,干吗呀?皇上这夜明珠找着了,高兴,一宿都没睡觉,挺老早的打后宫就来坐殿。往前走,走到御花园这儿,哎!这儿有一棵枣树,这棵枣树啊,是明代时候三保太监下西洋带回来的,这种枣叫“珠枣”,滴溜圆,这么大个儿(比画),通红,可是得熟了。现在还生着哪,湛青碧绿这么一个枣子,皇上瞧着好看,顺手摘下来一个,一想;哎,有了,我让黄半仙算算我这手里是什么?如果再算对了,他这卦真灵,那就封他在朝为官,对!
这么着,先宣黄半仙随旨上殿。黄半仙往这儿一跪,行礼已毕,应该平身赐座呀?这回光让他平身,没赐座。
“平身。”
黄半仙站起来了,皇上一攥这拳头:
“黄仙师,你的卦算得灵,来来来,你算算朕的手中何物,如果算对了,封你在朝为官,算不对,问你个欺君之罪!你算吧!”
老黄一想:哎呀,这怎么算呀?这个……当然他害怕呀,心里害怕,可脸上还不能带出来,还得装模作样的不带相儿。心里这儿想主意,他又琢磨了,琢磨什么?心里想:他手里到底是什么?噢……一定是他那颗夜明珠,这珠子找到了,怕再丢了,珠不离手,手不离珠,早晨起来就把这个拿出来了,那甭问,夜明珠,对。
可是他要说夜明珠,当时就杀,欺君之罪,没算对呀!他说的话儿好:
“万岁……”
他要说这么句话,“大清早您就拿您这心爱的夜明珠来玩赏啊”,是这么句话,他刚说了半句。
“万岁,大清早您就……”
皇上说;
“哎,对,是大青枣……”
嘿!他这么灵的!
皇上一松手,老黄一瞧,吓得小辫儿都立起来了:嗬,好家伙,老爷子,多亏我说“大清早”啊,我要是说“大早晨”还麻烦了,这玩意儿!哟!
“启奏我主万岁,草民我要回家看望看望。”
“嗯,不行,这卦又算灵了,来呀,摆宴!”
摆宴?这皇上那么小气还摆宴?摆什么宴哪?就是一碗茶,两块“萨其马”!他管那就叫摆宴啦!
没办法,吃“萨其玛”吧,吃得都醋心啦!
皇上说:“黄仙师,你这卦算得太灵了,朕有意封你在朝为官,陪伴君王,君臣共享荣华富贵,你意如何?”
老黄心说:我还跟你在这儿?好家伙,多亏我说了个大清早,不然我这脑袋搬家啦!
黄:“草民乃是乡野村夫,怎能立保君王??”
皇上想:“你这是不乐意啊,你要是不保我你保了别人我的江山可就不稳啦!!”皇上一咬牙,上来狠劲了!把崔英一叫过来,在他耳朵上一嘀咕。让崔英到后宫把那个宝蟾拿过来。(什么是宝蟾呢?就是一个金子雕刻的癞蛤蟆)不大会儿,崔英抱着个盒子回来了!
皇上用手一指:“黄仙师,你算的不是灵吗?你来算算,朕这盒中之物是什么,你要是算对了,朕封你做官,你要是算错了,那就是欺君之罪,我们午门外开刀问斩!”
老黄想啊:“我刚才那个大清早那是蒙找了,我现在怎么算啊???”
他憋了半天,一咬牙一跺脚:“叫着自己的小名,黄蛤蟆!你就死在这盒里头了!!!”
皇上一听:“嗯~~???他又算对了! !!!!”

为什么说黄鼠狼有灵性,叫“黄大仙?

黄仙就是民间的黄鼠狼,又称黄皮子,这种动物很擅长从农户偷鸡,但自身又极具灵性,老人称,黄仙记仇,不能招惹它被人崇拜,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它同狐狸一样体态颇为美丽而又性情狡黠,使人感到神秘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认为它可以左右人的精神世界,与一种精神错乱的疾病有关这种精神错乱的疾病叫“癔病”,汉族民间俗称“撞客”。人们认为一旦黄鼠狼附了体,就会发生癔病,其中以女性或精神抑郁者为多这种病症发病时哭哭啼啼,连说带唱,诉说一些玄妙的事情或生平中的不平之事。有的人还会唱出一些美妙诗句。得癔病者发病时不识家人及亲朋,且说话语调也与好时不同反正很多人都相信它是有灵性的,并都称它为黄大仙,是人们供奉的五仙之一

被称作“黄大仙”的黄鼠狼有多厉害?为何很多人都不敢招惹它?

随着新时代的进步,如今的我们都更加崇尚科学了,以至于很少有人盲目地相信封建迷信。但不可否认,还是有一些年长者,尤其是一直生活在农村的爷爷奶奶辈儿的群体,他们对此还是有些崇敬的。记得每逢过年过节,有些老人家总会在家里上香摆祭品,他们所祭拜的也并不是什么观世音如来佛,而是所谓的“黄大仙”。据他们说,小孩子要是生了一点小病,只要去隔壁请“黄大仙”来瞧瞧也就好了,而要是有人私下随意议论“黄大仙”,也会被他们呵斥,说是要是被“黄大仙”听见了,可没好果子吃。那不禁有人问了,“黄大仙”究竟是何方神圣啊,为什么大家都闻之色变啊?

01

“黄大仙”其实就是黄鼬,也就是黄鼠狼,是一种哺乳动物,平常主要生活在平原、河谷以及城村交界处,习惯于昼伏夜出,所以我们平常也很少能见到。不过,当它们遇到天敌或者是其他危险时,它们便会马上做出一系列动作来保护自己,甚至袭击他人。袭击者要是被击中其他部位倒也没什么,要是不幸被击中面部,就会马上中毒,轻微者只是头晕目眩,严重者可能会呕吐不止,产生幻觉,甚至直接晕厥。那么有人说了,不就是一种普通的哺乳动物吗,为什么对它们如此敬畏?原来,黄鼠狼自古在我国就有多方数不胜数的奇幻传说,特别是在我国东北地区。

其中最广泛的一种说法就是“附身说”。传说中,“黄大仙”可以操控他人的肢体与心智,被操纵者会做出一些怪异的举止,还会说一些支支吾吾根本听不懂的“仙语”,要是正常人去和他讲话,他可能会呵斥你,说一些威胁的话,比如“小心本大仙半夜来取你性命”。这种说法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现代医学告诉我们,第一批被附体的人可能是被黄鼠狼的屁击中面部所以产生了幻觉,没人出事也就罢了,像这种事情发生了一件,那么一传十,十传百,也就越传越离谱了。

当然了,也可能会有一些患有精神分裂之类的精神病患者,在医学水平相当落后的古代,这种无法解释的现象也就被称为了“黄大仙附体”。

02

第二个说法是“复仇说”。相传,在广西岭南地区有一个恶霸,他不仅欺辱乡里,还甚至打骂自己的父母,迫于他的势力,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有一天半夜起来上厕所,他看见一只黄鼠狼在他家的鸡圈转悠,可能想偷吃他家的鸡。他二话不说,趁着月光拿起弹弓就把黄鼠狼打死了,最后还把黄鼠狼给烤了。第二天天亮以后,院子里只剩下一个火堆和吃剩一半的黄鼠狼,这个乡村恶霸却消失得无影无踪,看到院子里不计其数的黄鼠狼脚印,大家纷纷认为是黄鼠狼来复仇了。由此这个故事也就慢慢传开了,此后再也没有敢冲撞黄鼠狼,要是不小心招惹了它们,还要焚香摆案给黄鼠狼道歉。

其实,黄鼠狼之所以会出现在家中,要么是因为家里养了鸡鸭这种禽类,要么就是家里有很多老鼠。黄鼠狼是肉食动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其实也是一种益兽,它一次性可以捕七八只老鼠,大大减少了人们因为老鼠而造成的损失。在这个“复仇说”中,或许也存在这个恶霸遭人嫉恨,所以有人想要除掉他,最后以黄鼠狼作为借口掩人耳目的说法。

黄鼠狼是非常聪明,也非常团结,要是家族中有人受伤害,那么它们会全体出动去搞破坏,听着就有点吓人。不过,虽然黄鼠狼会偷鸡,但其实它们一般都去捕老鼠的。随着人们大量的捕捉黄鼠狼,现在留存的黄鼠狼越来越少了,所以黄鼠狼被列为容易灭绝动物,现在贩卖和捕杀黄鼠狼是一种违法行为。

黄大仙

结语

人人都敬畏黄鼠狼,不敢招惹它们,其实也是一种好事。研究表明,一只黄鼠狼一年可以吃掉将近一千只老鼠,这不仅减少了人们因为老鼠带来的损失,收成还越来越多了。这让我们不禁回想起欧洲当年因为老鼠一次性带走2500万人的事情,所以说,我们还是要好好庆幸我们“善待”黄鼠狼的习俗。

遇见黄鼠狼是什么预兆

中午看见黄鼠狼是什么预兆

·梦见蟒蛇 —— 会受到鳄鱼或其它爬行动物的伤害。
·梦见与蟒蛇发生对峙,最后躲开了 —— 梦见与蟒蛇发生对峙,最后躲开了
·女人梦见蟒蛇 —— 女人梦见蟒蛇
"祖父母"相关的原版周公解梦:
·梦见祖父母给你零用钱 —— 将有极佳的金钱运。但仍有浪费的倾向,所以出去逛街购物时要有节制。
·梦见祖父母责骂母亲 —— 健康方面亮起红灯。虽有强健的身体,也不可过信自己的体力。 必须保持良好的生活规律,要经常运动,加上充分的营养及休息才可保持健康。
·梦见帮祖父母捶背 —— 技能方面将进步。这将是练习弹奏吉他的良机,每天加紧练习吧!
·梦见祖父母躺在病床上 —— 家中可能发生纠葛。你与双亲及兄弟强能发生争执,注意不要任性。

"父母"相关的原版周公解梦:
·梦见自己成了幼儿与父母相处 —— 幸运的事情即将发生。可以尝到美昧可口的咖啡、得到电影招待券等等。你将不觉莞尔一笑。
·梦见和父母快乐地有说有笑 —— 家中将起波澜。对父母将感觉厌烦,会有离家出走的行为。你还未成年,不要因轻率急躁而遗恨终身,要多多自重。
·梦见父母离婚 —— 朋友运不如意。你无心的一句话,将引起误解。如果置之不理,朋友将离你而去,要设法解释清楚才好。
·梦见受母亲疼爱 —— 在爱情方面将有乐事。约会的地方最好尽量选择幽静的地方,诸如图书馆、博物馆、黄昏的公园等等。
·梦见被父亲大骂一顿 —— 健康方面有不良征兆。尤其要注意的是意外事故,在上下车、横穿车道时要特别小心哪。
·梦见离开父母而成孤苦伶仃 —— 爱情方面将有很大的幸运。如果有意中人,不必迟疑可以进攻,绝对不会被封杀出局。因为这是梦中注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