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从公交车上下来

梦见从公交车上摔下来

你长高了

梦见座在公交车上,当车走的时候又下来

如果公交车表示不安定,那么当车走后下来,表示会避开不安定因素。

梦见下公交车时时跌倒,但是马上又起来准备下车.请问是什么梦?解梦

说实在的,你真的信吗?那不过是块玉石,是人让它出土,造型,这才有了所谓的“红玉观音”,是你放它于身边,才得以使它无缺损···咱是理智人儿,才不信那迷信玩意儿!

梦见做公交车,下了一辆又上了另一辆

“长生十二神”
“紫微斗数”的“长生十二神”,以“长生”为首,代表生命发展的十二个阶段。分阴阳、男女、顺逆。
“长生十二神”分别为: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
长生:(为人生第一阶段)
“长生”为人生的开始,是人面世的开端,并非是生命的开始。
“长生”所体现的是生命力的开展。它并不是一个人生命力最强的阶段,却是生命力蕴藏最深厚的阶段。所以“长生”所在的宫垣,便带有“开启、悠久、积累、丰厚”的意味。
当“长生”在命、身宫时:代表一个人生命力很强,且温厚聪明,寿命较长。
当“长生”在兄弟宫时:象征一个人手足情深,或易得知己。
当“长生”在父母宫时:意味一个人常得人提携照顾。
当“长生”在财帛宫时:意味财富的积累。
当“长生”在夫妻宫时:意味大小配(以小配为多)。凡夫妻宫不吉,坐“长生”而大小配者,往往无灾。
当“长生”在子女宫时:意味(逢“胎、养、长生”)对子女之保育养护有利。
三方四正逢“胎、养、长生”,为得子女之征兆。
幼辈逢之,能解夭。
余者类推。
但“长生”最忌与空曜同宫,被“空、劫”所夹同论。
沐浴:(为人生第二阶段)
人出生后,需要沐浴,洗去从母胎中带来的血迹。
所以从生命力而言,“沐浴”亦为“积蕴”的表徵。
“沐浴”亦带有桃花性质,为桃花诸曜之一,而且不是正桃花,常带有不良性质。尤其是在“子、午、卯、酉”四宫,但在“辰、戌、丑、未”四宫桃花性质便大为减少。
“沐浴”与“昌、曲、化禄、禄存”同度之时,可将桃花转化为财禄,可视为因异性而得财。
“沐浴”往往主与异性有关,见恶曜,主因异性,而导致破财、失职等状况。
“沐浴”与“咸池、大耗、天姚、红鸾、天喜、天刑、阴煞”等同度之时,只能视作桃花。
若又见“贪狼化忌”同度,加强夺爱的意味。
倘若再见“昌、曲化忌”,主因桃花破财,并与异性发生纠纷。
当“沐浴”在命、身宫时:主人优柔寡断,不听忠告,一生感情纠纷多。
当“沐浴”在官禄宫时:职业易变。
当“沐浴”在财帛宫时:生逢“败地”,发也需花。“沐浴”所在的宫位,即为“败地”。
当“沐浴”在夫妻宫时:主夫妻关系和睦,反为佳格。
冠带:(为人生第三阶段)
古代20岁接受冠礼,表示其人已经长成。
“冠带”代表成长,所以“冠带”所在的宫垣,便带有“成熟、发越、喜庆”的意味。
当“冠带”在命、身宫时:主人好胜心强,要求高,喜批评别人,对事挑剔、苛刻,有名望,有权威,为自己打算,自私自利。
当“冠带”在福德宫时:意味思想早熟,或思想成熟。再见“空曜及华盖”,主人倾向于哲理。
当“冠带”在官禄宫时:意味事业有发展的希望。
当“冠带”在父母、子女、夫妻、财帛、仆役宫时:无特殊意义,仅助吉星祥曜,将其性质略为加强。
“冠带”喜与“昌曲、天才、龙池、凤阁”同度,主增加人的聪明才艺。
临官:(为人生第四阶段)
人至成年后,应该出而问世,为社会服务。古人把出仕作为最佳出路,故为“临官”。
“临官”为“服务与问世”的表徵。
当“临官”与“天巫”同度时:有升迁的意义。
当“临官”与桃花诸曜同度时:其人喜服务于异性,事业宜向这方面发展。
“临官”喜与“七杀、破军”同度,特别是当“破军化禄、化权”时,主其人不守一业,喜欢多方面发展,所以多兼行兼业,或多兼职的机会。
“临官”与“天同、天机”同度时,则仅主其人在事业发展上游移不定。
“临官”与“魁、钺”同度,主其人宜服务于公共事业或政府机构。见“禄存、化禄”则主因为公众服务而进财。
当“临官”在命、身宫时:主人白手起家,早年不顺,中晚年有成。
不富则高寿。
若为巨富之命,早年必丧妻。
帝旺:(为人生第五阶段)
为人生命力最旺盛的阶段,如日中天。是生命力的顶峰,一过顶峰,便渐走下坡。
“帝旺”为“气势与声价”的表徵,须注意由顶峰下泻的危险。
当“帝旺”在命、身宫时:主人傲气,做事一意孤行,绝无依赖心理,独来独往,喜欢以自己的喜好来创造未来。不向人低头,过于自傲,易得罪人,成就颇费苦心。
女命坐“帝旺”:豪爽,有男子气,贞洁。
当“帝旺”在官禄宫时:往往主突发,尤其与辅佐诸曜同度时,更确。
当与“火贪”、“铃贪”同度时,主暴起暴跌、暴发暴败。
当“帝旺”与“紫微、天府、日生人的太阳、夜生人的太阴”同度时,若再得百官朝拱,主当局者有非常强的领导力,且事业上有气派。
(当事业与财源一走下坡路的时候,便应当立刻改弦易辙,避免破败。)
衰:(为人生第六阶段)
代表人的生机开始由旺转弱,即所谓的“盛极必衰”。
“衰” 在命、身宫:主人无生气,缺乏斗志,容易虎头蛇尾。外表沉静,内心急躁,没耐心。
女命在“衰”:外貌文静、秀气,内心却较刁蛮。
“衰” 在财帛宫:代表对求财缺乏自信心。
“衰” 在官禄宫:代表其人事业心不强。宜守成,不宜创业,若创业必艰难困苦。
“衰”在六亲:往往代表的亲切变成疏离。
“衰”对全局的影响不大,只对流月、流日起相当大的作用。
病:(为人生第七阶段)
代表人的生机由旺转衰后,以往累积之病灶,暴露出来,便容易生病。
“病”无非是“衰”的极致。
“病”在命、身宫:不表病,只代表人的生命力不够强,或意志不够坚定,做事没恒心,喜幻想,名声不响亮。
可能有二次婚姻,早年若无婚变,中年后夫妻关系会渐渐失和。
“病”在财帛宫:代表求财的欲望不大,而且往往缺乏实际行动,若煞忌同度,则代表常因病而花钱。
“病”在官禄宫:代表其人事业心不强。若见“天梁、天月”同时又见吉曜,则代表其人宜、从事与疾病有关的职业。
“病”在六亲:六亲缘分不足。
“病”在疾厄宫:老、少运逢之,易患重病。
“病”对全局的影响不大,只对流月、流日起相当大的作用。
但当“病” 入流日命宫,往往有小不适。
死:(为人生第八阶段)
“死”不是指死亡,而是生命力相当之弱。
“死”在命、身宫、福德宫:代表其人容易优柔寡断,消极,个性固执,喜钻牛角尖,冥顽不化。
“死”在官禄宫:代表凡事随缘,不主动争取。
“死”在财帛宫:代表绝不争取赚钱的机会。
“死” 在六亲:代表与六亲关系相当疏远。尤其是在父母宫,如无吉星祥曜,而煞忌刑曜齐集时,往往代表无父母的荫庇力,或跟上司关系不密切。
“死”在疾厄宫:老、少运亦不喜逢之,易带病延年。
“死”对全局的影响不大,只对流月、流日起相当大的作用。
但当“死” 入流日命宫,该日便容易懒懒散散。
墓:(为人生第九阶段)
“墓”,并不代表生机断绝,或生命消灭,而是指生命力的“隐藏与潜伏”。
“墓”在命、身宫:为人不够开朗,死气沉沉。
“墓”在财帛宫:主积聚,尤其是见“化禄”进入后,便为积蓄储存的表徵。
“禄存”不入墓库,亦喜在三方会合。
若浮动的星曜“化禄”,入墓库,可以增加其稳定性(如“天机化禄”等)。
绝:(为人生第十阶段)
即走到绝路,性质最为不祥,代表人生发展过程中,一切生机都已断绝,为彻底的绝灭,但仍不代表死亡。
“绝”在疾厄宫:主病后恢复期长,且比较困难。
“绝”在六亲:彼此关系非常疏远。
“绝”在财帛宫、官禄宫:灰心丧志。
胎:(为人生第十一阶段)
属生命的转机,当生命灭绝后,重新结胎,于是新生命便开始了。
“胎”,是生机的开始,并不强壮,甚至还很孱弱。
“胎”在命、身宫:其人意志力并不坚强,带幼稚的性质。
若见“天同”:会使“天同”更趋于情绪化。
若见“天机”:会使“天机”更不稳定。
但对其他星曜的影响作用不大。
另外“胎”还代表希望。
喜入财帛宫、官禄宫,见“入庙的太阳、太阴、天梁”同度:主擅长开展性的计划。
“胎”为酝酿之喜。流年配合其他星曜有怀孕迹兆。
养:(为人生第十二阶段)
为长养。
结胎之后需要长养,因此可视为与“墓”曜相对,两颗星曜都代表潜藏隐伏。
“墓”曜代表衰落时的隐藏。
“养”曜代表生机发展尚未完全成熟的隐藏。与《周易》乾卦初九的“潜龙勿用”意义相同。
“养”比“胎”更加积极,在十二宫,皆可视作孕育、伺机发动的潜伏期。
“养”在疾厄宫:较为不吉,若同度正曜不吉,则为患上潜伏性的疾病。
“养”在财帛宫、官禄宫:注意“潜龙勿用”的特性,可以积极计划,培养元气,但不可冒昧行动。
(以上皆为“长生十二神”的基本性质,若具体论断,一定要参照同度正曜而定)。

梦到自己坐车,在车上掉下了,

都说了是梦

梦见送别人上车自己也上车又半路下车

梦见送别人上车自己也上车又半路下车
意味着:
多变的计划,会让你增加需要不必要的支出。清晨醒来想好最先要完成的事情,然后埋头工作/学业的话,可以帮助你节省很多。心情有好转的迹象,恋人也会帮你走出人际交往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