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日格楞背景

画家吉日格楞结婚了吗?

没有。等自己的恋人。

歌曲《天边》的背后故事?

这首歌的词作者吉日格楞在文革那不寻常的年代里,他和广大知青一样,响应国家号召到了生产建设兵团。当年他还是小伙子,生产建设兵团的生活非常艰苦,幸运的是有一位美丽姑娘与他相伴,共同的磨难使两颗心贴在了一起。他们互相关心和鼓励,日子也就不觉得怎么苦。三年后姑娘考取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而吉日格楞却没如愿。
姑娘在临行的头一天晚上来到了小伙子的营房,想向心爱的人道个别。可她难以开口。其实小伙子已经知道她明天就要回城了,却没有问。就这样,两个人默默的凝视着,没说一句话。微弱的煤油灯下一对恋人的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默默的、久久的、相视着-------。直到天亮,姑娘走了。小伙子没有出来送行,这一别就是三十年。
这位蒙族小伙子后来成为了画家。成名之前的生活非常坎坷、艰苦。那时身上没有任何积蓄。为了实现他的理想,他决定到北京撞撞运。
那一天,他把身上仅剩的一点钱买了一张机票,带上简单的行囊飞向他生命新的里程。来到了北京,他站在机场的大厅里环视着周围,机场宏伟壮观,首都的变化让他为之震撼。这时突然一道亮点把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他的视线定格到了不远的滚梯上。随着滚梯缓缓而下,一位中年女士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女士身穿中式旗袍,一副黑色的披肩长长的拖在滚梯的扶手上,风度翩翩。随 着电梯的滑动,女士款款而下。吉日格楞愣住了!现实生活中他从没见到如此高雅、气质非凡的女人。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女士竟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说,“你好,吉日格楞!”吉日格楞惊呆了,眼前和自己打招呼的不正是三十年前兵团的恋人吗?相比之下自己今天的境况是多么的寒酸。
女士告诉吉日格楞她现在在英国,并问吉日格楞在做什么?还好吗?吉日格楞不知所措,还没等他没说什么,女士寒暄了两句便急匆匆的登上了一部奔驰离去。之后,吉日格楞才知道,兵团的这位恋人是现任的中国驻英大使。
首都机场的再次相遇,勾起了他对那段往事的回忆。于是,当晚他在北京的地下室里写下了一首歌词,并请朋友谱了曲。一首《天边》就这样的诞生了。 这位女外交官就是傅莹,她也是地道的蒙古族,是北外工农兵学员中的佼佼者,口才一级棒。与王冠中一起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年会舌战美国及其鹰犬,为中国扬眉吐气。听了《天边》,了解了背后的故事,更使人对她油然起敬。 又经过几年。一天,女大使兵团战友聚会,大家为女大使唱了这首《天边》。女大使不知道这是谁的作品,她被这首歌给触动了。优美的旋律、动人的歌词。歌声结束女大使的眼角潮湿了,她激动地问战友们:“我在国外就曾听过这首歌,这首歌是谁写的?”战友们告诉她是一位叫吉日格楞的画家写的。她又问:“哪个吉日格楞?”战友们告诉她是内蒙兵团的吉日格楞,这是他为兵团的恋人而作。她沉默了,久久的----,再也没说一句话。
次日,她让秘书安排了一个规格非常高的宴会,专门宴请吉日格楞,部分兵团战友作陪。宴会上女大使紧挨着旧日的恋人。也许是职业习惯,她始终保持着一份庄重,见到吉日格楞也显得格外的平静。可淡漠的神情却掩盖不了她内心泛起的波澜。她并没有深情的望着吉日格楞,只是将头微微倾斜,目视前方,轻声耳语。问吉日格楞:“《天边》是怎么回事?” 吉日格楞微笑中带有一丝的忧伤,回道:“别听他们瞎说!”之后,整个宴会上他们再也没有谈有关《天边》的话题。
多少年过去了,他们纯真的恋情在民间一直流传着。
这段情浓浓的!深深地!酸酸的!却又是淡淡的!------。

吉日格楞与傅莹的恋情是真的吗

可能是男的暗恋女的。或是相互有好感,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吉日格楞与傅莹的恋情是真的吗?

吉尔格楞与傅莹父辈为世交,他俩是呼市某中学的同学。假的

吉日格楞与傅莹的恋情是真的吗?

吉尔格楞与傅莹父辈为世交,他俩是呼市某中学的同学。假的

歌曲天边的词作者是韩磊是舅舅吗

老友吉尔格楞最近又有一个“响亮”的新头衔“韩磊的舅舅”。蒙古族歌手韩磊在湖南电视台“我是歌手”第二季第6期演唱《天边》这首歌,唱前特意表白说,《天边》这首歌是我舅舅吉尔格楞送我的结婚礼物。有媒体跟进报道说这首歌韩磊仅在结婚时唱过一次,本次是其有史以来第二次登台演唱。并且在歌曲演唱上进行了大胆改变,与原唱布仁巴雅尔最大不同在于加入了长调的元素。韩磊演唱时还一时兴起跳起了鹰舞……依“我是歌手”这样万众瞩目的影响力,以及韩磊极高的明星人气,这番“表白”迅速在网上传播,搜索“韩磊的舅舅”会跳出好多条帖子,还有人在网上质疑“吉尔格楞真是韩磊的舅舅吗?”,一时好不热闹。自此格楞原来最“闪光”的名头“歌曲天边的词作者”,前段时间格楞到南方画画采风,介绍他是歌曲《天边》的作者没多少人知晓,但一说是“韩磊的舅舅”却大热,周边的人纷纷拥上来与格楞合影,寻求签名。更有“仰慕者”一大早就等在酒店大堂,一定要见到“韩磊的舅舅”合个影,索要签名。《天边》这首歌在内蒙古及周边地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乎会唱歌的人都会唱。传播甚广,深入人心。我在深圳山姆会员店听过好几次播放这首歌为背景音乐,前几天乘坐海航班机,广播上也在放这首歌。由此可见《天边》这首歌实际上广泛流行全国,只不过有些人不在意不留意罢了。我个人认为《天边》是一首独一无二的蒙古族歌曲,因为长久以来,蒙古族歌曲无一不围着大地、家乡、亲人这个范围打转,从没有逾越朴实、乡土、亲情,但缺少时尚、流行和新意。唱的永远象几十年前的歌曲,老掉牙的感觉。唯有《天边》有诗意、浪漫和境界,像一首现在人们传唱的歌。

韩磊的确是吉尔格楞的外甥,关系很亲近,我在某个场合也见过他们在一起。格楞是那种自身原本很有灵性的人,是少有的那种不太费力,就可以将自己的“天才”挥发的淋漓尽致的人。无论是画画,写歌,写文章,编舞剧,搞室内设计都好像信手拈来,毫不费力大出特出光彩。当然格楞并非不努力,不学习,只是天资优异加上后天用功,非常容易成功罢了。一个人的一生最痛苦就是找不到自己,干了不适合自己的事,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所具的天生就有,最易发挥,最易成功的才华,进而误会了自己的一生。